因为tiansu的安利,反而是先看的S03E07。看之前被打预防针说,“一定要做好准备,太成人了,太
成 人
了。”看完才知道成人是这个意思,被盆满钵满的政治隐喻吓坏,不知道之后如何无脑地继续看下去。顺序刷的时候看了S01E10,祖传BGM
for the damaged
coda响起来的时候看到黑化的morty毛骨悚然,缓慢鼓掌。重新连起来看一遍梳理思路和隐喻。(这篇影评也建议配合BGM食用

这集比前几集都要惊悚……吓死宝宝了。

电影大纲从来没有涉猎过,而且我讲故事的能力特别差,所以还是按照自己的叙事习惯写一篇,权当是交作业吧。为了找素材,翻阅了自己以往的日志,还是觉得,她的故事更具有一些故事性。

让诺兰抛弃POI的亲儿子,还是很有看点的。

S01E10
主线:Rick被诬陷谋杀多个平行宇宙的Rick,最后发现真凶是邪恶Rick,最后的最后反转到邪恶Rick身边的独眼Morty才是控制他的最大boss
副线:废柴Jerry跟来他家侦查Rick案件的废柴版Rick成为了挚友。“我已经找到我的了。”(插科打诨盖里盖气的)

剧情结构很有意思,层层嵌套,可以分成四层。从根源开始,第一层,女主与男友谋杀了一个孩子,情侣二人谁是主导谁更邪恶引发争议。以女主抹去记忆后的表现来看,她本体性格胆小,看起来应该是从犯。主持人提到她拍摄视频没有哭,由于我们没看到视频本身,所以如果没哭,那么女主拍摄时的状态并不是强胁迫,甚至拍摄画面没有致使女主崩溃的话,其本身的确非善类,甚至可能就是异常阴暗恶毒的人。

酷炫的片头透露了很多信息,3D打印(?)的人体和马,做爱,左轮手枪,骑马开枪的女性,西部世界park微缩景观,海报上酷似达芬奇人体画的logo。概括一下就是机器人、黄暴、西部世界。

政治隐喻全部埋在主线里吧。Rick在被带到Council of
Ricks时在庭上说,我比任何在座的RIck都更Rick。(组成政治体之后人会变得不像人,只有独立于政治体之外才能保持人的本真,犬儒主义“我见到的人越多,越庆幸我是狗”)/追查线索到邪恶星球之后发现超多Morty被钉成西西弗斯成为肉盾,主角Morty也被关起来,在里面一呼百应发动morty起来造反,他就是one
true
morty!(影射穆罕默德,宗教化政治起义)最后反转说,其实邪恶Rick是被一个高级黑的Morty远程控制的,那这个细想就很可怕了呀(最可怕的敌人潜伏在人民群众当中,以受难者的形象出现两边通吃?)主线中间切换场景的时候穿插了一些谜样脑洞,比萨世界、电话世界、椅子世界等等,“-我要点一个大份的人,另加一份人。
-白人。哦不黑人,一半西班牙裔。”拍案叫绝。
副线里面的一条金句,Jerry在沙发上安慰被其他Rick嘲笑的废柴Rick,“在人生中做任何重要决定的时候,都不要听自己的。”

第二层,正义乐园演绎的末日故事。电视台的符号控制了思想(图像催眠设定不新鲜了,但这个男朋友纹身的符号也太简单了吧,得查一查什么来头),没被控制的人为所欲为,发挥本性,相互杀戮。这个故事有点像僵尸,但围观并没有攻击性啊,这么点人杀来杀去也很奇怪……总之故事很诡异,形式很像第一层故事,控诉人民群众最爱干的事情:围观和事不关己的冷漠,这个主题和第一层不一样,因为群体性的行为和两个人主犯和从犯还是不同的。可悲就在这里,你可以吊打从犯,你没有办法控诉乌泱泱毫无关系聚集起来的民众。法不责众真的是tricky……

2005年3月的一天下午,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她接到了她爱人部队组织打来的一个非常正式的电话,通知她立刻到部队去。她和爱人是青梅竹马的高中同学,高中毕业爱人当了兵,她考上大学。等她大学毕业回县城参加工作后,很自然地就和爱人结了婚。儿子上小学后爱人转干她随军,从县城来到了这个城市,和我成了同事。

在第一集,编剧就将西部世界的基本运作机制清楚明白地告诉观众。设计师Bernard和管理人员Cullen的对话说明西部世界park已经运行了30年。这个park中投放了上千个机器人,所有机器人都被设定为不可以伤害人类。园区有12条故事主线,每个机器人都在其剧情中举足轻重。游客每日早上坐列车同机器人Teddy一同进入西部世界这个副本,各自触发不同的剧情,到天黑时离开,然后园区工作人员来检修机器人,所有机器人被擦除当天的记忆,第二天又开始循环设定的剧情,周而复始,日日如此。

S03E07
“我不能想象还有人在瑞城那种地方生活。”
这集制作和画风都相当独立了,也没有遵循惯常的两条线叙事模式,梗和能量都太密集了,分三条线吧
A线:在Rick人种以智商占据社会优势地位的情况下,唯一一个Morty跳出来参加总统选举,并且凭借辩论中一席“弥合分歧”的演讲当选总统。位置坐稳之后,枪杀了所有不服管的背后的资本家。这个Morty就是前话中的高级黑Morty
B线:一个Morty跟一个Rick搭档警察,这个morty各种凶噢还其实暗地勾结黑帮,最后被正义的rick一枪毙命
C线:威化工厂里一个流水线Rick起义,最后被工厂主收买又被一枪毙命了,噢不其实是变成了生产工具
(其实还有D线四个morty去许愿池)

第三层,女主被唤醒记忆,原来是真人秀,处刑版楚门的世界。都说不能让不法分子轻易地死,很多人希望他们生不如死,但是任何形式的公开非死刑上刑都不是社会该做的。观众啊,你们于心何忍,电影都分级了,你这还有小孩子看。还不光是看,这集变态在让大众也参与这个行刑,这不是斗恶龙成为恶龙本身么?真的,我赞成死刑,甚至未成年人死刑(因为孩童的定义也是太tricky,想想之前看过的日本未成年人奸杀好几个女性的犯罪的行为,留他做什么),但不赞成其他刑法用来提升残酷等级。以牙还牙就是斗恶龙成为恶龙,很多时候,不应该用对方同等的思维回馈对方,只会拉低自己的档次。(啊,突然顿悟了,为什么说用你喜欢被对待的方式对待别人,比用别人喜欢的方式来对待他们更高级……)

那天下午,爱人带兵训练,有个小兵手榴弹没有掷好,甩在跟前。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她爱人一把推开小兵,自己扑在手榴弹上。爱人牺牲了,在那个飘着雪花的阴天的下午。原本她过着再普通不过的生活,干着再普通不过的专业工作,以至于在单位里,我几乎没有感受到她的存在。我想她从来没有设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烈士的妻子,和平时期军人的职业风险和战时相比低了很多,更何况作战训练也是平常不过的项目,然而,一个普通人的命运就在这不经意的瞬间改变了。我也无法想象她该如何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一个经他人之口传递的细节,当她在殡仪馆看到爱人那勉强拼凑起来的身体时立刻昏厥过去了。后来又有零星的信息传来,是一地鸡毛的善后,追授烈士的过程都生了变故,说是要定性为事故,但最终她还是成了烈士遗属,但这个称号并没有对她的生活有任何实质上的改变。再后来,这些事在他人生活中,仿佛湖面投入了石子,虽起了涟漪,但涟漪总是要平复的。

直到出现了一点意外。

真的了每条线单拎出来都已经精彩得不行了,居然这么密集地穿插到一起……我第一遍看的时候最喜欢威化的点,关于幸福感和自由感威化,浓浓的反乌托邦气息,让人脊背发凉,我们都是插了电极的生物电池。第二遍看的时候最印象深刻警察线,有两句台词实在是封神,也让人想起zootopia的剧情。
A线的点其实最直白了,弱势群体竞选领导人;社会阶级分化(可能是种族、智商、财富等各种要素带来的分化);morty的竞选演讲凭技巧可以选入演讲课本,讽刺性上天了,活生生民主党,企图消弭社会隔阂呼唤世界和平;最后morty当上了总统,跟资本家们闭门会议,圆桌上的人说“我们不在乎坐那儿的是谁,我们早在有政府之前就开始统治这里了”,非常对啊金融城汉莎自由城都是这么来的,morty呢,坏了规矩杀了人噢,要走上独裁了噢,BGM起。
B线实在是有点像zootopia,弱势群体Morty改变阶级之后反而会变得对自己的同类更冷酷无情。在一次抓捕当中直接烧了现场“old
story, Morties killing
Morties”。Rick发现Morty原来不是个好警察(好想笑噢),最后杀了他主持正义,走出club自行趴在地上等着被逮捕,说“old
story, Ricks killing Morties”。哪有什么old
story啊,刻板印象害死人,那两句old story冷得让人打抖。
C线的威化广告真的超级天才的,甚至最后那段自由感被浓缩成了威化的原料,成为“让你完整”的商品,想想就可怕。大概就是Rick当中也会有阶层分化,为什么一样的人,有的人就要被压榨呢??大概吃多了威化,太沉溺于电击?
最后BGM响,太空中漂浮着风衣Rick,竞选经理morty,黑化morty的帝国在瑞城冉冉升起。。

第四层,女主经历被轮回。这可以单独作为一层讨论。有轮回和没有轮回自然是不一样的。也许让女主经历这么一次,以观看录像结尾,然后让她改过自新,是完全有可能的。这种永世不得超生的轮回,讲真,对天天失忆的女主来说精神上的折磨倒是只有当下那一次,而对观者就是一种震撼了,这也太惨了,就像是滴水的恶让你承担涌泉的报复啊……震慑大众力量十足,但是还是同第三层的道理,观看参与甚至持续性参与这一出戏的是一堆什么人啊……

这些在我05年的日志中曾经提到过,我记得我曾经写道,那个本不该飘雪的下午飘起的雪花,于她,仿佛是命运给出的一个隐喻。

在最近的一次机器人程序版本更新中,总设计师Ford加了一些代码,他称之为Reveries(遐想)。原本机器人的所有行为都是由“基因”决定的,不会有丝毫变化。reveries使机器人得到了一些变异的能力,用某种方式,让机器人通过之前的记忆创造出新的行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八倍体小黑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大家都演的好好,女主的惨叫真的是不寒而栗,真痛苦,我没觉得有比她演的更真的痛苦惨叫……好吓人呐宝宝走了

一个种族可以存活延续,不也是因为各种变异产生的新机能适应了环境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牛奶.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们的生活一直运行在不同的轨迹。我们没有太多的交集,甚至日常行动都很少碰面。偶尔地听别人聊起她,总说她变了,沉迷于一些形而上的活动和学习之中。我那时是个“积极向上”的人(组织中这样的人总是很多,蝇营狗苟地有些可笑),总是会自觉地屏蔽一些和我所坚持的“价值观念”不是很相同的人和事,所以,我对她的了解少之又少,只记得几个小小的细节。有一次带孩子和其他同事一起去她家,我忘了所为何事,她拿出儿子搜集的KFC玩具给孩子玩,听说孩子感冒,又建议我给孩子吃大剂量的安利维C,现在想来,当时应该是和一些同事一起做安利产品吧。又有一次,我在超市看见她和一位戴眼镜的男士选购商品,她没有看见我,我也没有迎上去打招呼,但我心里有些隐约的高兴,只是,眼镜男士最后被确认为身份只是表哥。还有一次,大约在08年左右,院子里准备大兴土木,有些树木准备移植。一日饭后,她和我相遇在树下,她忽然对我说,你知道吗,树木也有灵性,如果你早一些告诉它们,它们将要被移植,那么,移植后的存活率会提高。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西部世界的故事由此拉开帷幕。

大约有七八年的时间,我只是无意识地和她做着同事。而她,则始终被一层神秘色彩笼罩着。

Day 1.
剧里用倒叙,在第一天的故事开始时插入了第三天的旁白,不断提醒观众这个世界的真实性存疑。但为了显示机器人的突变,第一天时一切必须还在正常的轨道。Dolores照旧和父亲告别,Teddy照旧走进酒馆,二人照旧相逢,夜晚回家遇到Walter两人打劫。Teddy开枪杀死了Walter等,却不能杀死突然出现的黑衣枪手。
这里便说明了一条规则,西部世界的机器人无法伤害人类。黑衣枪手的话也值得一想,1)他和Dolores耍了很多次了,2)他可以付钱改变Dolores对他的反应,他没有付钱,所以Dolores会反抗。

Day2.
突变的后果开始显露。治安官发了羊癫疯,Dolores父亲对一张人类在现代都市中的照片产生了困惑,本该被游客带入了High
Sierra故事线的Walter忽然不再上钩并开启了屠杀模式。同时人类游客中也出现了变量,黑衣枪手割了印第安赌徒的喉,并绑走了他。
第二天的故事也可以看出,虽然设定了剧情走向,但每个人的行为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譬如teddy下车后撞到人的结果,治安官的对话目标,以及在酒馆里妓女的对话都和前一天略有不同。

2012年暮春,我因身体小恙住进医院手术。我平素交友并不多,除了例行公事的探望,她位列少数无功利探望人士之一。我没有想到她会来看我,她坐我床头和我闲话。我因得知手术结果,已从术前的焦虑紧张的情绪中放松下来,我当时知她在研习心理学,未曾想她同我谈到了佛学。她恐我不赞同她信仰,对我说,我只是为了开解自己,并非传播。我信她所言。我在当年的日志中记录了此事。人在身体有恙时,心理也会变得比往日脆弱。当年的她来看我,使我总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动。

Day3.
黑衣枪手剥了印第安机器人的头皮。Dolores父亲盯着照片一夜没睡,对Dolores的胡言乱语中偶能瞥见一丝真相。park的编剧更改了土匪Hector的故事线,开启酒馆屠杀。Dolores心忧父亲又眼见Teddy死亡,无比慌乱。
第三天结束后,剧情方接上最开始的旁白。从Dolores的反应来看,机器人应是设定为对外面世界感知钝化,所以Dolores听见小男孩说你不是真的时并没有什么认真的反应,看见父亲手拿的照片也没有丝毫疑问。

这两年,因为对心理学的兴趣,我们的交往似乎变得频繁起来。我对她的了解也丰富起来,知道她走上心理学学习之路,完全是为了一种自渡。她曾经带着儿子一起远赴外地,追随导师,参加团体治疗。儿子已经去读大学,因为长期浸淫小组活动,儿子因失去父亲受到的影响几乎看不出来,而她也愈发地自信。她常常素颜,着一些棉麻的宽松外套,长年素食,脸上没有愁苦,有的只是理性与智慧呼应的光芒。她学习了很多不同的心理学流派,然而最终的落脚点还是在古老的佛学。她曾介绍我读前香港理工大学校长潘宗光教授的《心经与生活智慧》,她想告诉我佛学具有科学性。我经过社会酱缸多年涤荡,心智早已不再停留在当年那个自认的积极分子阶段。即使她不与我说,我亦能辩证看待这些。

Day4.
Dolores父亲换了一人。Dolores拍死了脖子上的苍蝇。

前年春天,我们去烈士陵园扫墓,她说,带你去祭拜一下我爱人。我们去专门存放烈士骨灰的小厅,她对着一个小格子,双手合十,低头轻轻地说,我们来看你了。在那个肃穆的环境里,我看见她脸上流淌着的宁静。我猜,是她的信仰带给她的。夏天的时候,她扭伤了脚,我去她家看她。在她家里,我看到了安静的男子,正在给她做饭。她后来和我说那男子的情况,用世俗眼光看,各方面并不如她。她说,我不需要那些,我只要一个陪伴和理解。这件事情同样被我记在了日志。我在日志的最后写道:“这真的很好,苦难都会过去,花儿已然开出。这是生活,为她高兴。”

苍蝇在第一集中出现了多次,前几次中苍蝇飞上Dolores、Teddy、治安官的脸时,哪怕爬到了眼珠表面,他们也不会动一下。机器人的设定就是如此,不会伤害任何活物(机器人除外)。拍死苍蝇这一举动,可视为对自身原本设定的颠覆。
Dolores父亲所拥有的只是教授-治安官-养牛的几段经历,觉醒时面对人类就已经发出战争宣言。Dolores却是西部世界里资格最老的机器人,她觉醒后,又会发生什么呢。

目前最大的变量便是reveries惹出的突变,以及人类中的黑衣枪手。从故事编剧和Cullen的聊天看,公司内部将来也会产生矛盾,Ford关于机器人的理念,无疑和其他人是不相容的。

接下来我们还可以期待:吻了妓女,又安抚Dolores平静下来的黑衣妹子工作人员,会不会又来一条百合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