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真的爱自己,就给自己买束花吧

  导语:最近,有一部刚上映就摘得全美票房榜首的全亚裔电影《Crazy
Rich
Asians》赚足我们的眼球,无论是时尚圈还是好莱坞都把目光聚焦到了这些来自亚洲的超级富豪的身上。(转自:时尚芭莎)

一直听说这部剧,终于有空看了
之前也没有看过简介什么的,给自己留悬念猜剧情
写一个观后感当做作业吧
主要说说彭于晏,之前他在审问那个小卷毛的时候,直接在小腿上划了一刀,我还以为他上在里面演反派,这不科学,后面招了之后就帮他止血,我就知道还是演的正派了。主要是他干净利落的身手和流利的英语及泰语让我震惊,居然这么好,说明真的花了时间去准备了,飞车戏码也是亲身上演,值得表扬。他给这部电影加了很多分啊,对他有好感!还有结局后面的,海里飙船,用船去撞那个反派,演技很不错。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六神花露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明星独家花絮搞笑影片陇底加

电影「疯狂亚洲富豪」全球大受欢迎,演唱片头片尾曲的华裔女孩Cheryl
K在试镜短片中一段15秒的清唱,让她获得台裔导演朱浩伟青睐,为电影发声,也因此受好莱坞瞩目。

「疯狂亚洲富豪」片(Crazy Rich Asians)
电影一开场、令观众热血沸腾的中、英文歌曲改编自披头四的Money (That’s What
I
Want),一首60、70年代的流行歌曲。很难想像这首浑厚有劲的歌曲是由身材娇小、身高150公分的
Cheryl K 演唱。

  Crazy Rich Asians到底有多Crazy?

出差三天,长途劳顿,火车,汽车,地铁,公交,挨个倒换。

图片 4

拖着酸痛的双腿回到家里,扔下背包的同时,一眼看到餐桌上一束怒放的小雏菊,立刻一脸倦容一扫而光,疲惫的身体轻盈了许多。

  《Crazy Rich Asians》电影海报

出差的前一天,和同事一起办事经过花卉市场,利用二十分钟时间进去逛了逛,给自己买了一束花。

  这部电影根据新加坡作家Kevin
Kwan的同名小说改编,剧情无非是一些“麻雀变凤凰”的经典桥段,但它引发轰动效果的根本原因,还是全亚裔的惊喜阵容。多元化的审美已经席卷好莱坞,对我们来说《Crazy
Rich Asians》的意义远大于它的形式。

当时那个小小的鲜花摊位上,摆放着各种颜色的小雏菊。深紫色的、浅紫色的、杏黄色的、粉红色的、还有墨绿色的,五彩缤纷,争奇斗艳。

  作为一部电影,《Crazy Rich
Asians》不止是单一的表现爱情层面,更是以它为线索,在捕捉富豪的真实生活时,企图向大家展示东方文化的多样性,来解开大家对于亚洲人的偏见与误解。

真的是挑花了眼,后来在同事的建议下买了深紫色和杏色各半的一束,满心欢喜地捧回家,插在玻璃瓶子里。

图片 5

第二天,急匆匆的出差了。

  真正的Crazy Rich Asians

没想到,最先欢迎我归来的,正是这一束盛开的小雏菊,扬着可爱的笑脸,静静地等着我,迎接我。

  可那些光怪陆离的情结毕竟都是电影,但其实真正的Crazy Rich
Asians的生活,也许比电影还要精彩。美国版《Harper‘s
BAZAAR》邀请到了《Crazy Rich Asians》原著作者Kevin
Kwan前往巴黎拜访了居住在巴黎的亚裔时尚Icon,用他风趣幽默的视角告诉了我们一些专属于她们的疯狂故事。

家里有了鲜花,就有了美丽,有了春天,有了美好的心情。

  当我坐在Dior2018秋冬高定大秀的座位上的时候,突然的,一个女人进入了我的视线,专横地要求我离开。她戴着柠檬大小的钻石,穿着香槟色的鸡尾酒会礼服,她的妆容至少被化妆师化了四个小时那么久。“这是我的座位,请你往左挪一点“她说道。我尽可能有礼貌地告诉她,我没有一毫米可以移动了,我都快坐到旁边那位澳大利亚女士的腿上了。


  但是这位女士一直站在我面前,我突然认出了她。她是一位亚洲富豪的妻子,这位富太太拥有两架私人飞机,数十套房产,还有自己的私人博物馆。我相信她对自己的座位势在必得。但最后工作人员发现这位女士犯了个错误——这并不是她的座位,她的座位在后一排。你看,即便以这样的身份,她还是不得不坐在后面的一排。

小时候爱看电影,总羡慕电影里的女主人公:每天购物买菜回来,篮子里总捎带着买几枝娇艳欲滴的鲜花,家里的花瓶里总是插着一束色彩绚丽的花儿。

  “这就是高级时装的圣地——一个即使拥有再多金钱,也买不到前排位置的地方。”Yves
Saint
Laurent先生曾一语道出了这个圈子那些从不明说的真相。高级定制占据了时尚产业的金字塔顶层,而高级定制的贵客自然成为了时尚产业最高贵的购买者。那些拥有高级定制工坊的时装屋始终守护着一个世代相传的秘密:在高级定制工坊——这个世界上最神圣的俱乐部里,全球只有大约2000名女性能幸运地穿上这些按照她们的尺寸精确订制的珍贵服装,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亚洲女性开始主宰这种稀少的名额。

但说实话,前些年,我们的物质生活还相对贫乏,鲜花对于我们是奢侈品。

图片 6

只有在给长辈祝寿或者是去医院看望病人的时候,买上一束鲜花,差不多得花费一二百元钱,不是小数目。

  当我的第一本小说《Crazy Rich
Asians》在2013年出版的时候,许多读者惊讶于亚洲女人从早到晚穿着高级时装这种现象。其实作为一个在1970年代末出生的人,我知道那时的贵妇会坐着飞机从新加坡到巴黎进行一年两次的试装。我的祖母出身于亚洲一个绝对富有家庭,和每一个的注重装容、穿戴高级定制的亚洲女性一样:她们往往对此非常低调。高级定制时装屋同样也保持着狮身人面像般的秘密。这些穿高级时装的女性到底是谁?她们为什么会一掷千金,用足以买下一台路虎揽胜的钱去买一件裙子呢?

现在,物质条件极大丰富。众多的鲜花店,一条街上有好几家,大型超市里专门有鲜花柜台,更不要说专业的花卉市场,一个城市里也有好几个。

  Heart Hails是来自菲律宾的华裔,她的家族创立了Barrio
Fiesta食品帝国,而她的丈夫菲律宾参议院议员Franceis
Joseph更是在两年前成为副总统候选人。这位爱买高定的超级富豪的另一个身份,是一位成功的画家。她甚至曾经举办过几场售罄的展览。

所以,只要你有心,鲜花随处可买。

图片 7


  Heart Hails

去年四五月份,吃过晚饭出门散步,正好碰到几个大学生勤工俭学,拎着满满的一大桶鲜花在小区门口卖,我喜出望外,赶紧上前询问,价钱也不贵,普通的三四块钱一朵,娇贵的五六块钱一朵,一束花几十块钱,我们这样的工薪阶层,完全能够承受得起。

  美国版《Harper‘s BAZAAR》拍摄

我挑了四五种花,白色的百合,粉色的铃兰,紫色的雏菊,玫红色的玫瑰,黄色和杏色的康乃馨。

  这份画画的天赋是她不经意的在Hermès手袋上画画时发现的,“我有一个橙色的蜥蜴皮Birkin包,有一次我正在吃炸薯条,我没有意识到一不小心让它的底部粘上油。”她说。“我试图清理它,但它根本弄不干净,所以我想,‘为什么我不在它上面画点画呢?“
听起来很有趣对不对?现在你是不是也想在你的铂金包上画画?(现在你应该知道她们到底有多有钱了)

回家插在漂亮的玻璃花瓶里,一束放在客厅,一束放在餐厅,顿时觉得满室生辉,屋子里一下子亮堂起来。

  说到高定的狂热追随者,很少有设计师像Giambattista
Valli那样笼络了一群忠实的粉丝。
“时装是幻想的本质,而Giamba真正将它带入了生活,”Feiping
Chang在前往Pavillon
Gabriel的秀场的路上说道。Feiping集中体现了东西方混合的某种亚洲女孩的特性。她毕业于台湾,在悉尼和新加坡长大,后来搬到纽约,在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获得学位后,她在那里的一家投行工作。如今,她还是Instagram上最受欢迎的亚洲时尚博主之一。

家里有了花儿,哪怕是刚刚和那一位吵了架拌了嘴,哪怕是工作不顺心情绪低落,只要一看到鲜艳的花朵,立刻满心芬芳,郁闷和不快一扫而光。

  Feiping的婚纱是由她最爱的Giambattista
Valli定制的白色礼服,她还被邀请参加了Giambattista
Valli2018年秋冬高定秀。随着一个模特身穿一件绿色薄纱、廓形惊人的定制裙装像孔雀一般向前扭动的时候,Feiping
突然说了句:“那一件。”就在那个瞬间,我知道她已经选择好了她心仪的礼服。


图片 8

后来,好长时间都没见那几个大学生来了,我就隔三差五自己去花店选购。

  美国版《Harper‘s BAZAAR》拍摄

超市里鲜花柜台的小姑娘很有耐心,教我把鲜花插进瓶子里后,每隔两天要换一次水。每次换水的时候,把鲜花的根部斜着剪短一些,有利于更好的吸收水分,多余的叶子也要剪掉,为的是减少养分的吸收,延长花期。

  美国版《Harper‘s BAZAAR》文章:

从此养成了买花的习惯。

  文字:Kevin Kwan

隔三差五,利用休息时间去买束花回来,花费不过几十元,采购日用品的同时顺道就能买来。

  时装编辑:Cassie Anderson

买鲜花的同时,我还喜欢把一些绿植剪下来水培,比如绿萝,比如吊兰,还有豆瓣梅。

  摄影:Matthieu Salvaing

我家教授也很配合,出去和朋友聚餐回来会顺手给我带一个别致的空酒瓶子。比如土的掉渣的陶土瓶,比如颀长秀美的玻璃瓶,都被我插上了绿植,派上了用场。

  翻译:Lili

忽然发现,做些愉悦自己身心的事,其实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麻烦。然而,带来的精神上的享受和快乐却能持续很长时间。

  谁是中国当代最年轻的高定消费者


  然而,中国当代最年轻的高定消费者是谁?对于购买高定,她们到底有哪些心得?BAZAAR借此机会也和我们身边的女孩Natasha
Lau刘珈希聊了聊。这位95后,不仅是各个大牌秀场上的VVVIP,曾八次受邀成为Dolce&Gabbana秀场上的座上宾,更是不止一次为其走秀,还拍摄了2017年秋冬系列的广告大片,甚至被D&G邀请走上Met
Gala的红毯两次……

日子过得再平凡,也要学会从细小的地方美化生活,给自己一次次心灵的沐浴。

图片 9

美好的事物让我们内心宁静,对人生充满感激。

  Dolce&Gabbana 2017年秋冬广告大片

学会宠爱自己,学会愉悦自己,学会给自己幸福。

  BAZAAR:告诉我们你最喜欢的品牌吧。

生活中除去柴米油盐,还需要有鲜花的鲜艳和芬芳。

  Natasha
Lau:当然是Dolce&Gabbana!!这个牌子特别适合穿着出席一些重要场合,因为一下就可以脱颖而出!有一次为了走Dolce在墨西哥办的秀,我从上海转机四十多个小时,结果在墨西哥待了不到三十个小时就走了。而且我可以叫出Dolce&Gabbana和我接触过的所有工作人员的名字!

不让自己淹没在琐碎的生活里,始终保持一颗向往美好和美丽的心,把日子过成诗。

  BAZAAR:除了Dolce&Gabbana,你肯定还有其他最爱的裙子,给我们讲一下这个裙子背后的故事吧。

爱自己,从一束鲜花开始。

  Natasha Lau:最喜欢的还是Armani
2017秋冬高定的一件Onepiece的鱼尾长裙!
Armarni团队特别贴心,为了能够让我在大秀当天穿到这条裙子,我们分别在上海,巴黎,纽约都做了试衣。但是内衬的颜色实在是太难调整了,弄不好就会显得特别暴露,但最后成品特别好看!上身之后的曲线很好,看起來真的像美人鱼。其实这也是我选择高定的原因之一,因为可以完全为我的身材而定。

  BAZAAR:买高定的时候会考虑哪些因素
?什么才是让你买下它最重要的原因?

  Natasha
Lau:一见钟情在高定里是非常常见的事情。对于我来说第一顺位肯定是自己心仪的款式或者颜色,甚至是某一個吸引自己的小细节。
接下來我就会考虑衣服的实穿度,平日我在哪里会穿到这样的衣服,或是什么时候去穿。最重要的对我来说就是设计上的Timeless,经典的审美不会过时。买了一件高定,你肯定不愿意它轻易地过时吧!但有的时候我也会冲动消费,比如买一双只可以穿一两次的鞋子。

图片 10

  BAZAAR:登上Dolce&Gabbana的秀以及拿到广告
对此为你的生活有没有什么改变?

  Natasha
Lau:有!当然有!我从来沒有想过可以和品牌有如此深度的接触,即便我从小到大对时尚耳濡目染。能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去一点点了解这个产业的幕后工作,甚至能够参与其中,对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这个经历对我的生活习惯也有巨大的改变,比如我开始自觉坚持健康饮食以及有规律的健身运动。我现在还是那种吃了容易长肉的baby
fat体质,虽然高定可以最完美地修饰我的身材,但是我也得“管住嘴、迈开腿”保持一个更健康的形体。

图片 11

  BAZAAR:现在更想去尝试什么样的新东西?

  Natasha
Lau:我虽然每天生活在一个十分热闹的世界,更希望自己能够沉静下来,学习更多知识,更深入地了解这个行业,毕竟我现在还是个学生。(Natasha在纽约Parsons学习时尚管理)最近我在学表演,因为本来我对它也很感兴趣,所以也愿意花时间去学习。我喜欢时尚是因为它可以在最大程度上展现自我以及对自我的保护,而对表演而言,这是一个丢掉自我,成为“别人”的过程,对我来说十分有新鲜感。

  超级富豪们的生活确实像在现实生活中加了一层滤镜,但毕竟每个人的人生轨迹都不一样。在满足猎奇心理之后,我们也看到了她们为美丽和提升自我层次所付出的努力。最重要的是,每一个高定客人都对自我风格有着非常明确的想法,不会为了追逐潮流而轻易尝试不适合自己的改变,她们才是时尚圈的高阶玩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