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骑士

游戏简介

  派讯娱乐潜心3年研发的国产3DMMORPG大作《龙骑士》是一款不同寻常的网络游戏,从富有浓郁浪漫主义气息的奇幻史诗背景,到首开网络游戏先河的骑龙翱翔驰骋,对战天际。这一系列大胆的创新都预示着这是一款与众不同的游戏,
  巨型的飞龙是“龙骑士”的最大的游戏亮点,在战斗技能和种类属性上可以说具有革命性的创新。玩家在达到一定等级之后可以拥有一条或多条不同种类的…
展开

游戏图片( 46 ) 游戏壁纸( 12 ) 更多
>>

  • 图片 1
  • 图片 2
  • 图片 3
  • 图片 4
  • 图片 5
  • 图片 6

  • 图片 7

  • 图片 8
  • 图片 9
  • 图片 10
  • 图片 11
  • 图片 12

游戏视频( 15 ) 更多
>>

  • 图片 13
  • 图片 14
  • 图片 15
  • 图片 16
  • 图片 17
  • 图片 18

新闻( 44 ) 攻略( 7 ) 更多
>>

  • ### 龙骑士反击战《梦幻龙族II》巨龙尤迦咆哮登陆

    黑色巨龙卷土重来,带着复仇之心、毁灭之心又一次登上梦龙大陆。《梦幻龙族II》尤迦来袭,代表着一个全新8人团队副本挑战模式到来,完全颠覆了横版格斗游戏的队伍组成,团队作战副本进一步加强了对人

    2013-05-21 13:52:32 10

  • ### 《斗破苍穹2》谁是江湖“屠龙骑士”

    数见红尘应识我,龙隐凤显风云变!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6斗破苍穹2》2013倾情巨献,为你揭开新一轮江湖传说的神秘面纱!谁将是下一个屠龙骑士?谁将获得拉轰无限的生肖勋章?谁将踏浪骑鲨俯视群雄?

    2013-04-16 14:40:07 9

  • ### 4399《幻龙骑士》强化攻略 个人建议

    4399幻龙骑士强化原则:强化是很费钱的,所以要花对地方,绝对不要浪费了。一.强化的种类顺序(6种装备)种类优先顺序:攻击>防御>生命(攻击——武器,戒指;防御——披风,衣服,帽子;生命——项

    2012-03-06 15:35:38 8

  • ### 《幻龙骑士》寄予新手最强完整攻略

    玩4399《幻龙骑士》最好能掌握一个总体的节奏,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可以事半功倍。比如40、60、80……等整级别时,刷名声效率是低的,因为只能同级刷,无法获得等级差带来的名声加成;同样道理

    2012-02-27 16:29:50 7

  • ### 《幻龙骑士》全民健身赚历练

    传说中的91wan《幻龙骑士》奥兰托大陆表面上分为剑士、魔法师、游侠等族群,实际上却是各种雷人的症候群聚集地,其中包括:战斗CD中无事可做族、精力耗尽无法刷副本族、以及历练紧缺培养研习停工族等

    2011-12-30 13:15:50 0

  • ### 巨龙信仰圣光吧 龙骑士卡组的深度剖析|炉石卡牌|炉石游戏

    【炉石传说攻略】本文由17173炉石传说专区特约作者[大猎人瑶瑶瑶]翻译提供,转载注明出处相关推荐:炉石传说卡拉赞新版脏牧卡组
    附球王贝拉新卡点评|牧师卡组 原创:Eightlimb 翻译:大猎人瑶瑶瑶

    2017-12-17 10:59:03 0

  • ### 炉石传说每周趋势 龙牧与龙骑士等待崛起

    炉石传说每周趋势,天梯只有最多的职业,没有最强的职业,越普及的职业越会被针对是必然的。另外,不同天梯阶段的数据可能有所不同,还请大家理性参考。
    术士 【炉石传说攻略】作为月初的第一周,术

    2017-11-30 11:20:33 0

  • ### 我的世界龙骑士不骑它会自己飞吗|开放性强|答:不会

    【我的世界攻略】我的世界玩法丰富,开放性强,所以有很多拓展mod,这样也导致玩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下面小编一起来做下解答。相关推荐:我的世界1.9材质包安装后没变化是什么原因?
    相关搜索:

    2017-11-21 11:05:53 0

  • ### 网游《奇迹世界2》龙骑士全面分析

    作为单体输出最高者,龙骑士往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控制对方以及负面效果(DEBUFF)上,这就造成了龙的最高攻击突进猛击的使用时间变得很苛刻,而且前期的操作非常重要。玩之前先确定你受得了复杂的

    2011-10-20 11:26:06 12

  • ### 《炎龙骑士团OL》注册指南

    游戏介绍:
    10年前单机版《炎龙骑士团》席卷大陆,成为玩家心中的经典。如今Q版MMORPG《炎龙骑士团OL》以《炎龙骑士团》II的故事为背景,以3D视角再现神秘大陆「艾恩?夏拉」的全貌,等待新的冒险者

    2009-04-13 15:47:19 0

游戏点评( 0 ) 更多
>>

我的评分 :  ** 0.0 【分项评分】;)

我的评分观点 : 

游戏优缺点,至少5个字

添加收藏;) 提交;)

我的评分:0 很烂,估计没人玩吧~

画面 : **0.0

操作 : **0.0

音效 : **0.0

刺激 : **0.0

情节 : **0.0

印象 : **0.0

分项评分详情;)

我的评分观点 : 

游戏优缺点,至少5个字

添加收藏;) 提交;)

孤独有形
骑士不曾松开手
那些凌厉和锋芒
也不曾放任自流
风向脱离感知
骑士便不再向虚空伸手
不再霸占和索要
有一只眼睛
看穿了天上人间
唯独忽略
无人山谷里的风
骑士将它握在手里
无需呐喊
也不用假意谈笑
远方就在眼前
突然出现的数字
不解释
关于记忆或者机遇
风声过去后
一如既往的沉默
骑士的剑散发出别样的月光
呼吸声会打扰到一切
包括从天而降的幸福
幸福也是个古老的词
除去公主和王殿
还有最起码的弱肉强食
强大而苦难的骑士
偶尔眼神空洞
若真正的意义早不存在
那每一次挥动的剑影
除了优美便不剩一物
至于理想和爱
就只能期待
背对一切
迈出更有力量的一步
但愿,届时
脚下不是更大的虚无

龙骑士

龙骑士的腋窝
是很久远的迷茫和芬芳
芬芳
只因为命运之外的飞翔
提起那把剑
手心的力量
远胜于
不曾战胜的梦魇
山谷里有古老的传说
骑士或者龙
经过了那片沙漠
剑意指向何方
胸膛里回荡的欲望
没有两样
其实骑士就是主角
用两张面孔
去珍视同一件事
无人认可的反复无常
未被厌倦的欲望
抛却童话之力
在酒杯里
闪烁出更神圣的力量
——希望
拿起和放下
指的从来都不是武器
也不是命运
在你淡漠瞳孔以外
骑士的血液永远在燃烧
意图融化一切

图片 19

如需转载请简信联系我

骑士爬这座山,已经三天了。

骑士的盔甲上满是裂纹。这套铠甲饱经风霜,这几天又添了几十道恶魔和野兽的爪痕。他手中的剑经过无数次挥砍,早已处处崩口,也被恶魔和龙裔的血烧得滚烫。三天来,他饥餐恶魔肉,渴饮龙裔血,觉得自己像蛮荒时代的原始人。他双腿颤抖,不是因为畏惧,而是出于从骨髓中透出的疲劳。

可是山顶就在眼前。他从山脚下的王国来,穿上祖传盔甲,提上隔壁铁匠大叔的宝剑,一路披荆斩棘,不眠不休,就是为了登上山顶。

山顶有公主。

还有掳走公主的恶龙。

他拄着剑,前进几步,视野豁然开朗,他终于看到那头龙。它张开的双翼遮蔽四野,嘴边的火焰让空气沸腾,坚硬的鳞片闪着乌光,牙齿上挂着涎水,一滴滴滴在石头上,哧啦作响,腾起暗黄的烟。它仰着脖子吼叫,整座山都在颤抖,满山洞的金币都在应和,所有的恶魔和龙裔都跪拜下去,全然不顾他的剑锋未冷。骑士用力嗅了嗅,空气中是硫磺混合浊臭的味道,让人作呕。

龙面前站着公主,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她的美丽也一分未减,头发柔顺,白衣飘飘。他看到她,心一下子就收紧,用力握了握剑柄,才冲上前去,用已嘶哑的喉咙喊出那句酝酿千百遍的话:“公主,不要怕,我来救你了!”

公主转头尖叫:“卧槽,你他妈谁啊?”

骑士惊异,站在原地握着剑不知所措,直到他看清了被公主当作盾牌,缩在后面的人。

那是王子。

王子的华服镶金勾银,腰间宝剑缀满各色宝石,身旁有成群的飞马和奴仆,身后有成堆的金币和珠宝。他一手摸着公主,一手摸着白马,金光从指缝间,从骨骼里,从血液中透出来。他说:“卧槽,你他妈谁啊?”

首先从骑士脑海划过的念头是——“真白啊”!之后,他才嗫嚅着说:“我…我是来救公主的。”

笑声震天。公主、王子、仆人、老妈子都在笑,连飞马也不停打着响鼻,好像被这句话呛到。很久之后,他们才直起身子,捂着笑痛了的肚子说:“就凭你?”

骑士看看自己的铠甲,看看自己的剑,看看自己的双腿,看看自己的口袋,什么都说不出,只好拼命握紧了剑,再紧一点。

王子不笑了,他指指后面的金银珠宝山:“看,那是小爷给龙的赎金,你付得起么?穷逼?嗯?”

骑士无助地看向公主,多希望她能多看自己一眼。可公主的眼里只有王子和金光。骑士喉咙里像燃起一把火,脑袋里像塞进一块冰,冰与火在嘴里交会,把苦涩从食道输送到全身。

他倒下了。

他最后看到,王子大笑着抱着公主上了飞马,带着奴仆们从天空离开。天空被遮蔽,那么大团的阴影摔在地上,久久不散。

疲劳、饥饿、干渴,还有心碎,一齐袭击了他,除了昏厥。

天空那么高远,他就躺在地上,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去哪,也多想忘了自己从哪来。

过了很久,他才勉强爬起来,拾起腹中的空虚,把剑当做拐杖,向山下走。身后传来浑浊低沉的声音,硫磺的气息席卷而来:“喂,你这就想走?”

他转过身,看到恶龙伏在地上,两条前肢交叉,硕大的脑袋撑在上面,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巨龙咧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你是来杀我的,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放你走么?”

这句话带动了更大的悲痛,一浪高过一浪,冲击着它的心脏。辐射到全身的剧痛让他甩飞了剑,少年心性与屠龙志气一齐沉入海底。他冲着那团阴影大喊:“你他妈能不能离我远一点!老子失恋了!”

恶龙笑了,哑沉的声音远远传开,刚站直了身子的恶魔和龙裔又忙惶恐地把身子贴在地面,山石颤抖,争先恐后地滚向山脚,恶龙的笑声愈发地大了,双翅贴近在身边,竟生出几分滑稽之感。骑士挣红了脸,冲着恶龙怒吼:“你笑什么笑?!”

恶龙不笑了,橙黄的眼睛盯着骑士,骑士从他的眼里看到自己的身影,还有捉襟见肘的狼狈。可他仍挺了挺胸膛,握了握那已经不存在的剑,直视那橙黄深处。

恶龙猛地伸出爪子,拎起骑士的后颈,那一瞬间,骑士甚至闭上了眼睛,以为下一刻他就会重重地摔在山脚,全身上下没有一处骨头完好,恶魔会驱赶着狼来吃光他的肉,之后把他的骨架高高挂起,作为对胆敢触犯龙威的冒险者的警戒。幸运的话,还能从骨头缝里开出一朵小花,作为对这个蠢骑士的嘲笑。

风在耳边呼啸,骑士闭紧了眼,母亲的脸最先从眼皮之内泛起,然后是隔壁铁匠大叔和对门小芳姐,他自己,最后是一双橙黄的眼和一对怒张的翼。这一刻,他才终于肯承认自己的怯弱。

砰。

这个过程比他想象得要短,他的背撞在凹凸不平的面上,每一根骨头都发出不堪承受的哀嚎。这就是死的感觉么?不对,这好像叫痛。

骑士张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山洞里,身旁堆满了王子留下的金币。龙的硕大头颅堵在洞口,竟然还冲他咧咧嘴,露出锋锐的牙齿。

“你别想下山,更别想出去。”

这是他今天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山洞狭窄沉闷,洞顶的山石一点点压下来,坠在他的眼皮上。他实在撑不住了,昏昏沉沉地在硫磺味中失去了意识。

骑士的梦里有幼时的泪,断裂的剑,众人的白眼和焚城的火。仿佛已经发生的和将要发生的,都在这一刻叠在一起,融成一个纷繁复杂的故事。他缓缓从故事中脱离,不知这个故事,是否是他的故事。

眼前是沉睡的龙,两翼贴在身侧,硕大的头放在短小的前肢上,竟生出几只滑稽之感。骑士笑了,想到隔壁大叔家里的那只狗,天冷的时候也是这样蜷成一团,保存仅有的温暖。

笑完之后,骑士又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眼前的是龙,是恶龙,劫掠财宝和公主,让山下的民众陷在恐惧中,现在又囚禁自己的龙!应该趁他还在睡,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他!

可一直以来被灌输的骑士精神又在脑中盘旋。骑士守则中,好像没有一条曾经教导,可以在敌人熟睡时偷偷杀了他。骑士陷入了两难境地,不知所措,只是低着头,一下一下地抠着剑柄。

当骑士抬起头来,却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那颗硕大的头颅已经近在咫尺,近得看得到角的纹路,和眼角的细鳞。他从未离一头龙如此近,何况还是一头醒着的龙。

龙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突然开口:“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等骑士接话,它又续道:“我以前还是条小龙时,也像你一样,想趁龙穴里最强的龙睡着后杀了它,自己成为最强的龙。可真到了前面,又觉得这样是不道德的。”

骑士握紧了剑:“呸!恶龙,你也配谈道德?”

龙扬天长啸,爪子击在山石上,崩起片片碎石,两翼快速扇动,阵阵狂风呼啸而来。骑士把剑插在地上,双腿在后面用力撑住,才算没有倒下去。

风渐渐平静下来,巨龙也渐渐平静下来,盯着骑士说:”你和我是同类,你能连战三天,也算得上坚韧,留下来和我干吧。”

骑士拔起了剑,对准了龙的头颅。

龙只是伸出爪子,轻轻地从骑士手中夺过剑,像夺过一根轻盈的稻草。骑士想起隔壁爷爷讲的传奇故事里的英雄,面对再凶恶的敌人也高昂着头,热血也不能让他们眨眼。于是,他也紧盯着龙,像豺狼盯着猎物。

龙也看着他,像欣赏一件玩物。过了很久,龙指着骑士身旁的金山说:“财宝分你一半。”骑士愤怒了,觉得这是对他的极大侮辱。

龙沉思片刻,拍拍脑门,一个女魅魔从身后行来。女魅魔前凸后翘,衣着暴露,性感诱人。骑士把洞壁拍得震天响:“出去!”

龙挠挠头,朝身后低吼一声,一个龙裔小步跑上来,呈上一把剑。剑是宝剑,剑刃锋锐,剑身古拙,一出鞘,远古的气息就在山洞中弥漫开来。龙挟着这把剑,轻轻丢在骑士面前,低声说:“这剑是当年亚瑟王拔出的石中剑,现在我它是你的了。”语调清淡,仿佛送出的不是传说中的圣器,只是一把扫地的扫帚。

骑士从小就听亚瑟王的传说,十二圆桌骑士的首领,法师梅林一生的挚友,不列颠的救世主,加在他身上的荣誉用语言和文字来描述永远显得单薄,光是听听那三个字就能让人热血沸腾。现在他的剑就静静地躺在地上,像一把扫地的扫帚,只要他捡起来,就能重现亚瑟王的荣光,不,他将超越亚瑟王,成为这世上空前绝后的王者!

纷乱的思绪在骑士脑中震荡,热血在他胸腔里奔涌,只要是骑士,都无法抗拒那把剑的吸引。他的手一点一点靠近剑柄,终于拿起了剑,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力量从手臂涌至全身,那一刻,他无所畏惧,凌驾万物之上。

他最先嗅到的万物气息,是灼热的蒸汽,那是硫磺和火的味道。他猛地惊醒,艰难而又决绝地把剑和梦都远远地丢了出去。

骑士喘着气,胸膛剧烈地起伏,衣甲被汗水浸湿。龙看着像扫帚被丢出洞口的石中剑,伸手捂住了额头。它怒吼:“既然你什么都不要,你就在这洞里待一辈子吧!”

山洞闷热潮湿,清冷的月光从洞外洒进来,骑士枕着头盔,久久不能入眠。剑已经断了,他还是执拗地握紧,像握紧最后一根稻草。想得多了,脑子反而空了。

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英雄传说也未曾教过他如何应对一头龙的囚禁。故事里似乎只渲染英雄们的光辉,从未提到过这种阴暗面。怎么办?他在月光下度秒如年。

山洞里的时间过得很慢,当活动空间被压缩得如此狭小,时间就像是被拉长了。龙每天就堵在洞口,醒着的时候看他,睡着的时候,他觉得龙也能透过眼皮看他。

一开始他还很愤怒,可愤怒终究不是能持久的状态,就像快乐,悲伤,一切情感都会褪色,越是纯粹,褪色得越慢而已。

后来,龙不再堵洞口。在第一个龙把脑袋从洞口移开的夜里,他披着月光走出山洞,发现就算是山顶也十分陌生。他想下山,可剑是断的,甲是裂的,强悍是巨龙的,公主是王子的,他下山,也只是一个渺小可笑的骑士。

身后传来一声灼热的叹息,那颗熟悉的龙头出现在浩瀚的星空下,而不是狭窄的山洞口。骑士转过头,还是收回了迈向山下的脚。

不敢,或是不能。

龙派了个恶魔跟他,刚开始的时候,他对恶魔破口大骂,抬手就打,甚至还捡起了已经断了的剑。可眼看着恶魔瑟瑟缩缩的样子,又怎么都下不了手。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恶魔。他印象里,和在山脚下见到的恶魔,都是红着眼睛,怒吼着冲他扑来,恨不得把他生生撕碎。他仿佛明白了,不只是人,恶魔也可以有很多面。

于是他开始叫那个恶魔一只耳,和他养过的猫同名。

而他也发现,当初被他赶出去的女魅魔,也会在月光下喝醉,旋转跳跃,闭着眼酡红着脸微笑问:“你妈贵姓?”大家都笑着说:“花花你又喝醉啦!”

他发现,龙裔中也会有在秋风起时,托着腮沉思的思考者,恶魔中也有一天读两本书,手不释卷的呆子,也会有天天腻在一起的情侣,也会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朋友。而龙,也不是一昧凶狠残暴,贪婪狂躁,把头放在前肢,尾巴甩来甩去时,竟然也很可爱。只是没人敢这么说出来而已。

山上的生活太悠闲,以至于他骑士都快要忘了,自己的剑是怎么断的。

某个月朗云疏的晚上,骑士站在崖边,感觉山下的风变了味道。一只耳全身颤抖,堵住耳朵,花花红了双眼,要拿刀下山拼命。骑士从身边的细碎耳语中得知,又有冒险团上山了。这次冒险团的规模空前,战法牧配置完备,远不同往日的零散和简陋。听逃回来的恶魔说,他们都眼泛金光,口中大喊着,为了王子的宝藏,打倒恶龙。

呵,又是王子。

山顶已经空旷了很多,一波波的恶魔和龙裔冲下山去,也没见到再上来。大家又变成了他第一次见到的样子,唇角挂着飞溅后的吐沫,眼睛挂着充血后的红丝。奥术飞弹和火球照亮了山脚的天空,却似乎没有影响到山顶的深邃。喊杀声与咆哮交织,逐渐变得震耳欲聋。不时有圣光亮起,又很快归于黯然。山顶上只剩他和龙时,龙淡淡地看他一眼,一振双翼,飞下山去。

骑士站在山顶,从崖边走到山洞,又走回崖边。山下嘈杂,山上安静,恍若两个世界。骑士捡起了断了的剑,走下山去。

斧头和长剑散落一地,各自反射着月光,红血和绿血汇成一条小溪,却始终不能融合。他看到一只耳跪在地上,低垂着头,贯穿胸口的长剑抵住了它的身子,使他不至于倾倒,另一只耳朵也被撕裂。在他身后,花花无助地咆哮,本是两只胳膊的位置空空如也。

另一边,冒险团被压缩成很小的方块,他们背靠着背,再也没有当初的锐气,每个人眼里都能看到惶恐,没人再喊宝藏,或是杀了恶龙。在他们上方,龙的嘴里溢出火光,映红了他们的脸,一口龙炎就要降临。

骑士说,别。

他怕看到满地的焦炭,融化的铁水,干枯的土和草。

龙淡淡地看他一眼,一甩尾巴,把站得最近的冒险团扫下山去,然后收了火焰,敛了龙威,从鼻子里喷出两道蒸汽。

冒险团连滚带爬地下山了,恶魔和龙裔们个个带伤,强撑着走上山,只剩下骑士独自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几天后,新来的恶魔把山下的通缉令带到骑士面前,上面写着:兹有XX犯,里通恶龙,卖主求荣,褫夺骑士尊号,有取其头者,赏金币百枚。一起带来的,还有该犯亲属被暴民围攻致死,家周围十几间屋子也都遭焚毁的消息。

那是他的母亲。

骑士把那张通缉令,裹着断剑,远远地扔下山去。

风从山脚刮上来,裹着火的气息。火光连天,映红了骑士的脸,也照透了夜空。从山脚下王国逃上来的人说,冒险团下山后,便四散而去。他们口口相传,山上有恶龙,还有把山掏空都装不满的黄金。于是,更多的冒险团纷纷涌入这个王国,大家都只为黄金,不要恶龙。刚到山脚下,就看到还有成群的飞马和奴仆,成堆的金币和珠宝,却没看到强壮的军士,反光的刀枪,或是传说中的恶龙。冒险团无人管束,更没有道德观念,再加上缺少威慑,一下子就炸锅了。

他们搂住飞马,不温驯的就地屠宰。他们破门而入,不配合的就地焚烧。他们抢掠财宝,不顺从的就地折磨致死。王子站在宫殿前,穿着镶金勾银的华服,挥舞着缀满宝石的宝剑,拼命往外撒着金币,大声嘶吼阻止,可没人听他的。他们夺下他的剑,扒下他的衣服,揣着他的金币,越过他,呼啸而去。至于公主,早就抛下她的臣民,在皇宫深处抱着头瑟瑟发抖。冒险团手中的火把远没有龙炎炽烈,造成的伤害却远胜龙炎百倍。何况,至少这条龙的龙炎,从未降临在百姓的头上。

骑士环顾四周,大家都缩手缩脚,目光游移。花花的袖管空空荡荡,被风吹向身后,她紧盯着山下的火光,喃喃自语,挂着诡异的微笑。在她身旁,一只耳用过的巨斧默然无语,静静地反射着月光。

风很大,又很热,骑士的脚下开始变得绵软,身体也开始轻飘飘的。骑士心底一阵悲凉,他手中已无剑,却仍有拔剑的念头,山下的房子在燃烧,他的心也在燃烧。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受礼时的骑士八大美德又在耳边回绕,驱使着他前进。

他重新束紧了臂甲,扣上了头盔,把脚下的土地踩实,穿过巨斧的光和花花的泪,穿过恶魔和龙裔们各色的目光,一步一步,朝着山下的火与剑走去。

山上是人间,山下才是地狱。可骑士,天生就是要入地狱的。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低沉而黯哑,带着龙族特有的尾音:“你是去送死。”

骑士不说话,也不停步。

一团巨大的阴影带着风落在地上,点点火光从唇齿间溢出,龙说:“你是去送死。”

骑士停下了,他抬起头,轻声又坚定地说:“可我是骑士。”

龙盯着他的眼,看着他眼中的自己,说:“可我是龙。”

骑士低下头,不说话了,戴着手甲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龙摇摇头,一声低沉的叹息后,让开了下山的路,一口龙炎喷向天空,烧焦了一朵雪白的云。

在骑士低着头在龙面前走过时,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在说:“给我半个山洞的金币,我就把石中剑借你。再给我半个山洞的金币,今晚我就给你骑。”

骑士蓦然抬首,眼睛眯成一条线:“我可是骑士!”

龙仰天长笑,翅膀拍起来,满天的云都远远逃开:“我可是龙!”

一人一龙遥相对视,过了很久,骑士突然笑了出来:“可我没有金币,一枚都没有。”

龙也笑了,笑得像头狐狸,抬手指向骑士的身后:”我有,一山洞的,可以借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