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草根的武侠传奇

文/桃妖不是妖

中国文艺片的希望在贾樟柯,我看了此片之后更加笃定。
贾老师还是那样,真实的人物质感,长镜头,中远景别,平静悠长,草根的诗意。从头到尾都在追寻着昨日的东西,那份逝去的伤感无处不在。贾樟柯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剧烈变革时代里的诗人。当韩三明和工友们道别时,工友说千万别忘记他们,韩三明拿出了十块的人民币说:不会的,每当我看到这个,我就会想起你们。我当即泪奔……
贾樟柯自己说,这是一部现代版的武侠片,男女主人公来到这里,各自寻找自己要找的东西,赵涛拿着水瓶,韩三明拿着提包——这是他们的武器,他们都在认真地捍卫者他们生活的希望,追寻着他们的归宿。
超现实的飞碟代表了贾樟柯初次逛奉节时的心境——拆迁中的奉节很像千疮百孔的战场,而且还是《星球大战》的战场,贾樟柯也开始玩儿了,有这份轻松惬意其实蛮好的。

我们都有自己的故事,也有酒,故事已旧酒已陈,只是已没有了那些听故事的人。

弱鸡如我,又在经期倒下,时隔一个月后再次重感,擤了一天鼻涕。这个MONMENT还是鼻涕狂流。

最近迷上一部动画,名字叫《刺客伍六七》,啊哈娱乐和小疯映画共同出品的。据说粉丝们期待已经,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算名不见经传。喜欢这部动画,是因为“星爷”之后,再没有人把“无厘头”玩儿的这么好,而它做到了。

图片 1

其实今天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就是心里有点不爽。

整部动画,用一个又一个独立的故事,拼凑出神秘莫测的江湖。每段故事,都以小见大,品读出许多走心的感悟。市井小人物伍六七,一枚长相平凡的弱鸡男子,原本在学校门口卖牛杂,耍着一把老式的理发剪干脆利索。突然有一天,他的救命恩人鸡大保叫他去做刺客,并以大保健发廊为据点,替伍六七承接各种奇葩的刺杀任务。然而,每次执行刺杀任务,都会遭遇各种奇奇怪怪的意外,却能歪打正着的化解雇主的仇恨。无厘头的画风,经常让人笑得东倒西歪,可峰回路转之间,又能勾出你的眼泪。

                                                                       
                                                      ——吾不为丶

新闻的修改、上传,新媒体的审稿,推送的基本排版,都是我弄的。但是,我却什么都没有。不是通讯员,不是新媒体负责人,什么都不是。

印象最深的一个故事,最强阿婆。路边一个市井老太叫卖橘子,请人品尝。路过的年轻人品尝后却被老太赖上。这种耍无赖的招数,让人恨得牙根都痒。可老太太却在心里盘算着,靠坑人得来的钱,可以给小孙子买好吃的。辣眼睛了吧,碎节操了吧,可偏偏阿婆武功高强,谁也打不过她。当然,阿婆的形象,也是极尽了小人物的状态,倚老卖老,自私自利。可是,当画风转过,这样一个对孙子尽心呵护的人,却被自己的亲儿子买凶骗保,母子之间本该血浓于水,可现实是如此令人心寒啊!阿婆,或许只是穷怕了,但她对孙子的爱,对家庭的付出,却值得每一个家人感念。幸好,伍六七打不过她;幸好,阿婆的儿子躲在屋子里,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三月三日

晚上和MIAN吃饭的时候,说起这个事情,告诉她,我的不爽。她说,她以前也是这样的,默默无闻地干着杂事,每天忙得焦头烂额,都没时间去想是否不公,只是偶尔有点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

让你疯笑,让你流泪,让你在无厘头的故事里喝一壶朴实的心灵毒鸡汤。猫老大与汪疯的故事搞笑又感人。一只流浪狗恋上了一只可爱的小猫咪,两人爱得甜蜜,可汪疯却在某一天突然离去。两人再相见,一个成了称霸一方的猫老大,另一个则是热爱摇滚的汪老大。猫雇刺客,去刺瞎汪疯的眼睛。就像所有的江湖怨侣,心里浓到化不开的爱,成了滔天的恨意。大概伍六七觉得刺杀汪疯的狗眼比较难,于是变成了汪疯的样子,弹唱一曲曾经的过往,帮助这对情人解开了心结。故事的最后,还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比较甜蜜。

我们还一起分析了,其实现在,很多事情都改变了。不管我们付出了多少努力,获得怎样的成果,都不再归功于我们,而是我们so
called领导,是因为他管理有方,带队得当。我还好,有项目有派出学生,享受过唯一交换教师的权利,带过队出国,先进也总算拿过一次了。MIAN也是辛辛苦苦忙忙碌碌了好几年,却什么都没有。

整部动画,奇思妙想很多。许多细节,都超级搞笑,比如,“汪疯”这个名字;比如,他藏在裤裆里的各种神器。一个个小故事,枝枝蔓蔓,却如同汇入大河的溪流,层层递进,慢慢拼凑出故事的完整脉络。伍六七的真实身份是什么?鸡大保真的是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吗?梅花十三从何而来,两人之间又有怎么样的纠葛?看起来很无厘头的画风,搞笑之外峰回路转。丧燃,是这部动画的标签,却充满了无限可能和惊喜。虽然每个故事脑洞都很大,有风趣有内核的故事里,三观却特别正。

晦暗的石屋内,躺着十三具活着的尸体,就那样死尸般的躺着,躺在满是泥垢与虫子的茅草上。

相对而言,我真的算幸运。但是,还是心有不甘。为什么我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回报?为什么总是为他人作嫁衣?

一个刺客榜上排名一万多的毛头小子,会用一把剪刀闯出怎样的天下呢?他会不会逆袭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刺客五六七》入围了年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并且是中国唯一一部入选作品,它将与全球最顶级作品同台竞技!这样的国产动漫,本身就很酷。

熊没有躺着,因为他的背上满是鞭痕。

也许是工作方法中存在问题,也许是自己不会争取,也许真的是自己性格能力太弱鸡,然而,这些都不能作为借口,剥夺我的工作成果的理由。

冷漠脸,热心肠。这个不一样的现代武侠浪人传奇,但愿你也会喜欢。

每一道鞭痕都深入皮肤,在他的背上掀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血红沟壑。

以前总认为,学校,特别是我们部门,人事关系非常简单,大家都是一起干活的。But,things
have changed.
大家都开始为自己争取利益,为自己争取名声。只有我,还傻傻地埋头苦干,不懂为自己找出路。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桃妖不是妖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熊咬着呀,抗拒着钻心的痛苦。

晚上还简单地讨论了一下以后的发展,我们都一致认定,在这里工作,完全可以想见五年、甚至十年以后的状态,还是和现在相差无几。

昨天后山采石场的那一幕仍然历历在目。

变则通。

每一道鞭子都击打他的心上,而他却无法反抗。

Time to change.

因为他是一个卑贱的奴隶。

不能再一直当弱鸡了,自己要变强大,不管是能力还是内心。

十八岁,本来这是江湖上无数青年才俊施展抱负的最佳时期,如果当年没有那一场大火,熊也许正和大多数人一样快意江湖,把酒高歌,可是现在他却躺在这里。

这一处牢笼,束缚了他的一切。

从九道山庄上的苦工到王府里面的奴隶,一切似乎早已被命运安排好了。

十年光阴,将熊心中挑战命运的信心消磨殆尽。

八号。

熊看着手臂上烫出的字迹,一阵恍然。

八号只是一个代号,而他似乎早已忘记了自己本来的名字。

熊少云。

也许还有一个人记得,那个干瘦如柴,倍受煎熬却一直坚强活着的岚。

岚是他唯一的一个朋友。

熊移动目光,扫视周围这些毫无生气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也不愿认识。

这是不是因为这些人早已放弃希望,或者说早已不算是个人了?

熊自己呢?

他是否也已经在命运面前服输?

他不知道。

熊忽然感到一丝苦涩,他已不愿再想这些事,他又开始想岚。

岚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女人,一个没有任何女性特点的女人。

只是她早已瘦的只剩皮骨,浑身长满了毒包,没有一个人愿意接近她。

除了熊。

熊是和她一起被抓进九道山庄的,可是在四五天前,他却被卖给了王员外,而岚因为呼吸微弱,被当成死狗一样扔在了山庄外的阴沟里。

熊永远忘不了那一刻,望不了岚的眼睛,望不了她微微蠕动的双唇。

那一刻,他多想冲出一切,带岚离开,哪怕走到天涯海角,也绝不回来。

而他只是一个奴隶。

手脚上的锁链狠狠的嵌入他的皮肤,让他立刻清醒。

“好不容易得空休息,你这娃娃不睡觉坐在这干啥哩!”

旁边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喃喃地斥了一句,翻了个身碰到了熊身上的新伤,痛的他立刻回过神来。

熊闷哼一声,忍住不发出声来,他压抑着沉默许久,才抬起头望向阴沉的天际,一字字道:“若是太阳出来,我想,一剑刺向太阳。”

熊知道,今天并不是个平常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王员外的寿辰。

三月三日,百鬼夜行。

王员外是个生意人,不信命,只信钱,据说他的财富加起来可以再买一座王府了,他自己经常炫耀说,天下早已没有金钱买不到的东西。

王员外最不缺的,就是钱。

在江城,王员外的势力控制着百分之九十的生意往来,手底下掌握大大小小数百家商铺,银子就像流水一般不停地流进他的腰包。

人们都很羡慕,很眼红,却没有一个人敢于挑衅他。

这不只是因为他的身边有十三个武功一流的护卫。

更重要的是,据说王员外本是九道山庄中的人。

九道山庄,是江湖中最为神秘的组织,同杀手组织暗河一样,没有一个人知道其首领是谁,更没有一个人知道到底谁是山庄内黑手,谁不是。

天气虽然布满阴霾,江城那条笔直宽阔的长街之上依旧人流攒动。

无数商会元老,镖局镖师,一些大小门派的门生,纷纷载着马车,托着沉重的箱子欢喜的赶来贺寿。

他们都在笑,似乎比自己过寿都要开心。

马路正中,三辆载着满满货物的马车排成一排,稳稳的驶向王府。

马车上,各有一面紫红双色三角旗迎风飘舞,上面纹着九条狰狞的青龙。

其他马车似是商量好一般,纷纷避开那三辆马车,车夫竟是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看一看。

认识的都知道,这是九道山庄的标志。

连九道山庄都会给王员外送礼,这下人们对那个传言愈加确信了。

一辆接着一辆马车缓缓驶过,大街小巷的百姓争相出来观看,生怕错过这难得一次的盛会。

人群之中,一个白衣男子缓缓而行。

他看起来非常年轻,皮肤白皙,脸色温润如玉,白衣纤尘不染,他拎着一柄剑,就那样光明正大的走近人群,又消失在人群。

竟无人发觉。

王府内,有一座装饰辉煌的阁楼。

此时,王员外正站在窗边,傲然的俯视着下面长街上的一切动向。

当看到那三辆竖着九道山庄令旗的马车时,他的嘴角更是得意万分,他回过头,用一种懒散而又不失威严的语气问道:“你看到没有?”

身后那人立刻弓身,小心翼翼的回道:“下人看到了。”

王员外很满意,用带着白玉扳指的拇指理了理鬓角,才吩咐道:“看到就好,他们能够来这里实在是我的福气,你去接接他们,要记住一定不能失了我们的礼节。”

那人道:“下人明白。”

王员外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忽然觉得有些疲倦,挪动脚步躺在一侧的躺椅上,立刻有一个美丽妖艳的女子端着一杯波斯酒凑了上来。

他大笑。

酒杯倾倒,他的手按住了那女子的丰满,将肥硕的身躯压在那女子的身上。

时至正午,长街上看热闹的百姓才三三两两的离开。

王府内,满堂宾客,长长的酒席竟然一直从大厅沿伸到了院子里,尽管桌椅又加了十几桌,还是有人没有座位,只好站在桌子间的空地上。

没有一个人抱怨。

阁楼上,王员外拥着美人,回味刚才的滋味,竟然渐渐有了睡意。

忽然一个人低着头跑了上来。

王员外有点不高兴,指着那人骂道:“王宽,你是不是在这里待够了?”

那人立刻摇头道:“不,不是。”他擦了擦汗,“老爷,九道山庄的那三位爷已经安顿好了,每人给了一千两,基本上该来的人都已来齐了,时间也不早了,老爷你看,,,”

王员外挥了挥手,没好气的说道:“他们愿意等,就让他们等便是了,你跟着急什么,”他喝下一杯酒,“那三个人安顿好就行了,对了,一千两太少,每人再加一千两。”

王宽只好点头:“是,下人明白了。”

说完就退了出去。

王员外看着身畔熟睡的女人,淫邪的笑着,狠狠地抓了他的屁股几下,才恋恋不舍的下了躺椅,惹得那女人一阵酥麻的娇呼。

“独先生,”王员外一边更衣一边唤道,“外面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

阁楼外有一个阴沉的声音传来:“是的。”

“那便好。”王员外哈哈大笑,笑声未停,身子已在阁楼之外。

只见他的身后,七名头戴斗笠的蒙面人紧随其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