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然发现,原来哥哥的爱也深沉】

skyfall坠落的绝对是邦德啊,故意让神仙007坠入人间,不但做特工不再合格,连做男人都不再合格啊,就做了一场啊,体力真的不行了啊。

傍晚时分,我在一边吃面一边看着《我的前半生》这部剧的介绍,突然,信号没了,原来是有来电了。

周末早早把论文写的差不多就迫不及待订了电影票去看《至爱梵高》。其实,图书馆从一周前就展示他的作品了,但每次走过只是瞥上两眼,毕竟看不懂,希望电影能让我理解更多。

图片 1

但是007作为儿子还是合格的啊。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啊,执行任务的时候被自家母上在不信任的前提下坚决牺牲掉了啊。还回去呢,能回去么,搁谁身上心都碎了,结果看到母上有难,还是要拖着毁掉的胳膊回去啊。

是哥哥,我第二个哥哥。

果然,我走近了他一点。

从原始社会开始,我们的祖先无意间点燃了一把火,烤熟了一块肉,就深深地被烧烤这项烹饪迷住了。

年轻的后爸都被007感动了啊,故意激007,想看007对母上的爱到底有多深厚啊,说你咋还颠颠的回来啊,做特工年龄本来也是有上限的啊,到了年纪我们不想给退休金还想昧了你家产就直接在任务中给咔嚓了啊。

他说,就在我附近,让我出去跟他吃饭。


人类在进化,烧烤也进化为撸串了,爱吃还是那么爱吃。

007还嘴硬啊,说自己是为了英格兰这个伟大的祖国母亲回来的啊,作为一个电影马上就揭露在苏格兰出生的007,这是多么澎湃的告白啊!为了向后妈表忠心,亲妈都不管了啊。

我赶紧地吃完了碗里的面,去梳理一下,就出门了。出门前,还看了看自己的头发,自己的样子。

整个电影以梵高的好友探寻他的死因展开,我却沉浸在了玛格丽特的那句台词“你只想知道他的死因,难道就不想知道他怎么活着的吗”

一上撸串台,哪怕满身的肥肉颤抖不止,也丝毫阻止不了这份对烧烤的爱。

同样曾经被牺牲的其它儿子就明显跟007的思想道德水准不在一个层面上啊。但是!那不代表黄毛巴登的爱不深沉啊!其实巴登的爱更深沉啊有木有啊,一个在澳门跟上海都呼风唤雨,把已经破的不能再破的伦敦地铁毁掉,还能迅速追踪到苏格兰的牛人,竟然不直接往后妈家扔个炸弹,非要跟后妈面对面脸贴脸一起共赴黄泉啊。为啥啊,想知道后妈会不会内疚啊,到底会不会心疼自己啊,这是典型傲娇啊。

因为,我害怕在哥哥眼里,我还是没有成长,或者说,还没有学会打扮自己。的确,我还是不会。

是啊,不要像侦探破案一样去了解他而要像读者欣赏作品一样去接近他。

这么巨大的魅力,究竟是为什么?堂主今天就来说说这个话题。

我当时都快哭了啊,这可怜见的儿子啊。终于明白巴登当时对007上下其手摸来摸去的原因了啊,那不是基情啊,是羡慕嫉妒恨啊,是想感受后妈残余在另一个贴心儿子身上的味道啊!

见到哥哥的时候,我做了个鬼脸,笑了笑。

然后,我知道了什么呢?

肉啊,为什么这么香

一个再伟大的人,再雄壮的男人,也是个儿子啊!一部被对伟大的母亲的爱充盈的电影怎么还能有那么多女人呢床戏呢跑车呢奇怪武器呢,那是亵渎啊,妈妈呀,让儿子用已经不再强壮的双臂为你重新撑起一片天啊!

而他,没有笑。

知道他是个画画天才,可是从28岁才开始画画的他竟在十年间有三千多幅作品的产出;

图片 2

远远我就看见他了,而近距离看他的时候,他好像比之前成熟了更多,或者说是憔悴了,又或者是工作的缘故。

知道他年轻时也曾是个找不到人生方向,找不到奋斗目标,频频让父母失望的男孩;

一想到烤肉,满脑子都是「香」字萦绕。

我不知道,我只是随便跟他扯话题来聊。

知道他和弟弟关系很好,后者在梵高自杀一年后也抑郁去世;

这种香,不仅停留在嗅觉上,挥之不去,重要的是,吃起来也香。

他说吃饭,可是我不知道他想要在快餐类的还是餐馆类的地方吃饭。只是,走走看看。最后,物色了一间餐馆类的,我们进去了。

知道他对世界和万事万物有敏感的认识,却也曾想过融入人群;

嗅觉上的香味,源自于氨基酸与糖发生的美拉德反应,而味觉上的香,则是脂肪、磷脂、氨基酸的共同作用。

点菜的时候,我问他想吃什么。

知道他用最绚丽的色彩来表达孤独,却让观画者感觉到温暖;“what a lonely
person is he that a thieving crow could make his day bright”

虽然脂肪长得丑,可人家的确拥有一双让食物变得更美味的灵魂之手。

他说,你喜欢什么就点什么。

知道他其实爱绘画,爱世界,也爱生命。

除此之外,添加的调味料在增进食欲方面也功不可没,典型代表就是孜然、辣椒了。

我突然发现,如果你约一个人吃饭,应该点那个人最想吃的,而不是自己想吃的。

影片最后以梵高在最后一封信中的话结束:

羊肉啊,为什么这么膻?

我看了看价格,就点了掌亦和酸菜鱼,最后才加了一个青菜。

“Just as we take the train to go to Tarascon or Rouen, we take death
to go to a star.  What’s certainly true in this argument is that while
alive, we cannot go to a star, any more than once dead we’d be able to
take the train. So it seems to me not impossible that cholera, the
stone, consumption, cancer are celestial means of locomotion, just as
steamboats, omnibuses and the railway are terrestrial ones.

正如我们坐火车去塔拉斯孔或鲁昂,我们乘上死亡而到达星星之上。无法改变的事实是,活着的我们无法到星星上去,如同死了便赶不上火车一般。所以对我而言,霍乱、乱石、肺痨、癌症像是天国的运输工具;亦如蒸汽船、小巴、火车是人世间的运输工具。

To die peacefully of old age would be to go there on foot.

平静的老死好似去天空远足一般。

For the moment I’m going to go to bed because it’s late, and I wish
you good-night and good luck.

这一刻我便要睡去,因为天色已晚。我祝你晚安和好运。

图片 3

昨天,的确是很想吃鱼。

图片 4

烤肉上,最不常缺席的就是羊肉了,不少人「谈羊变色」是因为羊肉的膻味。

今天,终于实现了。

梵高生前共留下638封信,后代的我们也只能通过他的画和信来试图了解时光交错中他的点滴。

其实,并不是所有羊肉都有膻味。

我一边吃,一边很知足。我知道,这个男的,给我钱花,给我好吃的,还教育我,我知道,我不能辜负他。

读这些片段的时候就仿佛是听他到在耳边说给你听,像一个大男孩,孤独的,热情的,渴望的,不舍的。

比如,小尾寒羊的膻味就比普通羊要重,公羊的膻味比母羊的重,成年羊的膻味要比小羊的重……

没上菜的时候,他偶尔看着手机,我则四处张望,害怕表现出自己的不安,就猛地喝茶。后来,上菜之后,我们慢慢开始聊天了。


羊之所以膻,有研究认为,羊膻味主要来源于羊肉中几种特别的有机酸。而在羊尾、皮下、肌肉间隙的脂肪中和羊皮脂腺分泌物中,这种物质含量较多,因此这些部位的膻味通常也更重。

他问了我三个问题。

[ 1876 年 5 月 31 日,拉姆斯盖特 ]

所以讨厌这股味儿的乡亲,下次要避开这些部位了。

一还有没有钱用。

这个小素描画的是从学校窗户望出去的景色,
男孩们时常站在窗边,目送来探望他们的父母离开去车站。他们中一定有很多人对此情此景念念不忘。

孜然啊,为什么这么香?

二有没有用护肤品。

这儿一周来阴雨连绵,特别是在黄昏时路灯亮起来,灯光在湿漉漉的路面上闪烁,你真该来看看。那阵子,斯多克斯先生时常发脾气,如果白天男孩们太吵,那他们晚饭时就领不到面包和茶了。

图片 5

三有没有交男朋友。

那时你就能看到,他们站在窗户旁边向外张望的可怜样子。……男孩们把油渍弄到了寄给你的画上,你要原谅他们啊。

孜然天生就有一股香味儿,遇到油或者高温加热,香味就会越来越浓烈。

除了第一个问题,我是直接回答的。后面两个问题都是先忽悠了一大段,然后才说自己的想法。

[ 1877 年 4 月 16 日,埃滕 ]

只要你烤得够久,基本上你的肉串上都是这股味道了,在除腥去膻上孜然可是专业户。

他懂女孩子的心思。他知道女孩子需要买买买,吃吃吃。只是,他会跟我说:吃饱就好了,不要吃得太过头。他说:女孩子要富养。他说,女孩子该花的还是得花。

天色已晚。今天下午出去散步了,因为我觉得必须出去透透气,先去了大教堂,然后是新教堂,之后又登上了堤坝,那儿有很多风车,沿着铁路走,从很远就可以看到它们。这独特的风景和环境意境深远,似乎在对我说:“打起精神,不要害怕。”

除此之外,孜然还有益于杀菌和抗氧化,对人体也是有帮助的。

关于第二个问题,他则说他身边的女同事老是买买买。的确,哪一个女生不希望自己漂亮自己美呢?

[ 1881 年 9 月]

辣辣的,真的好爽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了我的减肥大业。

我的画最近有些改观,不管是绘画的方法还是成果方面。也多亏了莫夫对我说的话,我才又开始用真人模特。……我学会了度量和把握主要线条,以前这对我来说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啊,而如今我竟然做到了。感谢上帝!

图片 6

说好要到100,90斤的,说好要去跑步的,我想,再这样下去,国将不国啊!说好明天开始节食,可是明天总要意外。

我画了一个拿着铁锹的农民,即挖掘者,至少画了五次,各种姿势,还画了两张播种者,两张拿着扫帚的女孩。还画了带着无边呢帽削土豆的女人,靠着曲柄杖的牧羊人,最后还画了生病的老农,坐在炉火边的椅子上,用手抱头,胳膊撑在膝盖上。我停不下来,画画的过程就像赶羊群一样,一旦有几只羊过桥,其余的羊就会跟着过去。我一定要不断地画下去,画挖掘者、播种者、犁田者、男人和女人。学习和画画是乡村生活的一部分,正如他人经历过和正在经历的生活一样。面对自然时,我也不像以前那样觉得无能无力了。……

辣,其实是一种痛觉。

明天,还有明天。

[1882年7月21日]

辣刺激了味蕾,产生了疼痛,大脑就会释放出一种能让人上瘾的物质,叫内啡肽,它能产生一种快感来压制住这种痛感,让人痛并快乐着。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在别人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一个怪异的存在,一个不合群的人——一个在社会里没有地位,比最卑微者更卑微的存在。

所以,人才会越吃越辣,无辣不欢,走上吃辣的不归路……

原来,真的想变美变漂亮,是出于自己想要获得成功的强烈愿望和行动。

好吧。假设一切便是如此罢了。但通过我的画作,我要人们看见我这样一个卑微的肉体里尚住着一个灵魂。

韩式烧烤和碳烤有啥区别?

我也曾经成功过啊。

这是我的渴望。它不因愤恨而起,而是因为我爱着,无条件地爱;因为一种隐忍而非激情。

图片 7

好吧,接下来,少吃一点。

也许我总是一团糟,但我的心里仍存有平静,纯粹的和弦和乐音。在最破败的室内,最污秽的角落,我依旧看见艺术和绘画。而我的思想朝着那方向而去,像无法遏制的冲动。时间流逝,更多的东西被忽视,我便越发清晰地看见了绘画。艺术呼唤不竭的动力,不断工作,永无停歇的观察。

韩式烧烤就是我们常见的放在导热的铁盘上烤了,而碳烤的就是我们架个小炉子快活地烤了起来。

关于第三个问题,他没有问太多。

[ 约 1883 年 10 月 22 日]

当温度超过200度的时候,烤肉就可能会产生致癌物了,温度越高,产生的致癌物也就越多。

只是,这一次我坦白了。以前,他问我有没有拍拖,我没有如实招来。

我画了一些这附近的新题材。我真的无法把这乡村的全部可爱之处描绘给你。等我能画得更好时,再给你看吧!做我所擅长的事,我相信一定会从中有所收获。

因此在健康方面,可控制温度的韩式烧烤就要强过明火烧烤了。

这次,我终于感觉到我要说实话了。事实上,我也说实话了。

在泥炭沼泽里,我看到一些人,他们坐在一堆泥炭后面吃东西,前面生着一团火。(第二幅画)画的是装泥炭的人,恐怕这速写潦草得有些看不清。

不过,堂主的意思也不是说你就可以放肆地吃韩式烧烤了。

他后来说了一句话,只要你们相处得好,只要他有魄力。

[ 约 1888 年 4 月13 日]

不少烤肉都会提前腌制,腌制过程中也会产生对身体有害的亚硝酸盐等物质。

那一刻,我突然有点害怕。

跟你说,我正在创作两幅画,打算拿它们做拷贝。粉色桃树那幅最让我费尽心思。

虽然不是说吃了烧烤就一定会致癌,但多吃一定是不好的。

之前,你一直嚷嚷让我去见你哥他们。可是,我哪里有资本啊?说好期末去的,说好100斤的,可是,期末是到了,我的诺言,没有实现。

从另一张纸上的三幅草图上能看出来,这三个果园多少挺搭配的。我还画了一幅竖幅的小桃树,放在那两幅横幅的画中间。这样,就有六幅花季的果园了。我每天都试着去再添几笔,力求使画面达到整体的和谐。

图片 8

耍赖的人,总是我。

….

天若有情天易老,人间正道是烧烤!长沙不完全烧烤地图呈上!对于内蒙古人来说,羊肉绝对是餐桌上不可或缺的美味。吃烧烤容易诱发胃癌
健康吃烧烤注意7点

后来,哥哥送我回来,他自己去坐地铁了。

[ 约1890 年 2 月 20 日,母亲]

我突然觉得,哥哥也是很爱我的。

这些天,我一直想着给你回信,但总没时间。我每天从早画到晚,而时间又总是过得很快。我很想念约翰娜和提奥,你也跟我一样吧。当我收到他们的消息说一切安好的时候,真是太高兴了!威廉敏娜能留下来帮忙真好。

给我钱花,给我买吃的,我都会用一生去感激。

其实我觉得,我更高兴提奥用父亲的名字而不是我的来为他儿子命名。最近我总是想起父亲。不过现在也挺好的。我已经开始画一幅画了,可以挂在婴儿的卧室里:大幅的白色杏花盛放在蓝天下。

谢谢你,哥哥。

[ 1890 年 4 月]

我想,我该懂事点,自己赚钱,减轻你的负担。

工作进展不错——很快你就会看到这幅油画,盛开的杏树枝条,这也许是我迄今最好、最细心的作品,作画时我感到很平静,下笔也没有丝毫的犹疑。但是第二天,我又感到精疲力竭了。这种情况有些难以理解,但是,唉,有时候就是如此。

昨晚,跟你吵架完以后,我心里确实后悔。

[ 1890 年 4 月 30 日]

爱一个人,应该让他的心里常开花,应该珍惜两个人一起的时光,而不是吵吵闹闹,不言不语。

画杏花的时候我病倒了。如果那时能继续画,你就知道我其实应该多画一些在花期的树。现在树上的杏花已经快掉完了,我真是不走运啊。

我任性,但是希望你谅解。

[ 约 1890 年 7 月 10 日, 弟弟、弟妹]

对不起,我又胡闹了。

我一回到这儿就开始工作了——尽管我几乎拿不稳画笔,但是我对自己的追求了然于心,到现在已经画了三幅大的油画。

画的都是暴风雨天空下漫无边际的大片麦田,我在传达悲伤和刻骨铭心的孤独感时,非常得心应手。希望你们很快就能看到——因为我希望可以尽快把它们带到巴黎去,因为我觉得这些油画可以将那些我无法用文字表达的都告诉你们,让你们知道我在这田园中所发现的盎然生机。……


重新认识了梵高对于生命的渴望和生活的热情,让我对这个世界又多了份欢喜和珍视。

“我们不断挣扎,为的只是不让绝望掌舵,自己活着,且无论如何还要继续活下去,是一件畅快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