祛魅佳片

——【祛魅】祛,去除,魅,吸引人的力量。

说说得失吧。
优点呢,从剧情逻辑到表演到特效到摄影,各方面的表现都还差强人意,也没什么大硬伤,可以说与同类型电影横向比较完成度算是不错了,剧情矛盾的塑造、人物的设计等等也能看出导演有些想法和新意,有点意思。客观质量勉强还是有个4星。
但尽管如此,作为一部星战电影,本片却是非常不到位的,只能给个及格线上下的分数。

现在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平行展、外围展什么的这样的话题,相信很多人都已觉不合时宜了除非某一届、某个人、某一件被证实做得真的好。人们如此的心态成熟,确实因就时宜,仅就专业范畴本身,比如:近几届的表现及热议,一方面谁都知道决定权如果仅仅落到官方主导、某一策展人主导这一步,意味着诸如学术民主等诸关键因素不可解,于是有了懒得再说的放弃心态,另一方面当代艺术发展之停滞感也已持续有年,提供不了新血液,若行政、权力圈选择又可能恰好选了较不好的,信任感跟着落空;威尼斯双年展已泛化,更商演化,宛如威尼斯旅游推广年,场租、制作、运输等费换算下来,帮别人展演的感觉多过展演自己,或者还不如在国内多商演几回;当代艺术近30年发展过来,又逢全球化时机,该见的世面基本都见过了,或不再缺这多一次少一次;人们早已多经艺术市场历练,夯实了价值认识的基础,不再轻易受某次展览的加魅所迷惑,艺术家再难通过去趟威尼斯复制当年市场偶像、神话打造程序;现在倒有点像是进入了世界期待中国买家的时代,那个期待外人、外卖、外审、外宣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松散卖弄的台词悬置了所谓隐喻,都成了符号的狂欢,什么梁启超的肾脏啊朱元璋的脸,而依靠符号的大锅炖博得惊奇效果的代价是,必须更凶狠地延展人物、丰富影片核心(假如是复仇)、拿捏氛围及其变化(配乐配乐配乐);

通俗来讲,“祛魅”是指对于科学和知识的神秘性、神圣性、魅惑力的消解,引申之,也可以指主体在文化态度上对于崇高、典范、儒雅、宏大叙事、元话语的能指疑虑或表征确认。

让我们先想想,到底什么才是星战?这里一言以蔽之:星战就是关于原力平衡的宏大元叙事,是在原力哲学对剧情的统御下谱写的宿命和史诗。
而本片问题最主要的,就出在对绝地哲学、原力哲学的阐释和态度上。
首先是阐释太肤浅,基本只靠在角色们的一两段对白中加入几句“万物化生、万物相通”这类通用民哲鸡汤金句来草草交差。这样搞,一来完全没有去体现星战原力哲学的自身特色;二来更重要的是,原力哲学也没有与剧情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把故事统御起来,而只是作为某种可有可无的元素打了个酱油,两者之间基本是割裂的,于是剧情也就没了作为星战的魂,就只是个故事而已。
而更要命的是,本片对原力哲学在态度的拿捏上非常失误。历来的星战电影,对原力哲学的态度都是偏向不可知论的和尽力赋魅的,原力在星战中的地位,都是尽量被往“仰之弥高钻之弥深”的方向上去推。而本片呢,直白地说,却是尽量去淡化甚至于diss原力哲学,整体上都是一个偏祛魅处理,为了实现这个目的甚至于把英灵化的尤达大师都召唤出来专门说几句一听就很刻意的话,这可以说是很anti星战了。
原力哲学这个东西,说复杂说高深倒也没有,毕竟就是一拍脑袋编出来的脑洞,但始终,星战作为一个奇幻(科幻?)架空世界,这个东西就是它的灵魂与核心元叙事。由原力哲学对剧情发展的统御而给故事赋予的宿命感与史诗性正是星战的魅力所在。将其去中心化了,即使飞船空战、光剑对决一样不少,但那还是星战吗?更何况,从星7到本作,新系列的光剑对决设计也乏善可陈、大不如前。

但专业范畴的时宜背后,实有更关键的时势:对威尼斯双年展关注兴趣的减弱,虽然也因艺术、艺术界不争气,但更因人们的热情与时俱进转移到国内更宽广的问题和领域。具体到艺术界来,当代艺术曾经的神话光芒、偶像光环难再,人们开始往低处、问题处着眼,少数风光画廊之外是多数苦苦坚持的画廊,少数明星级艺术家富豪之外是多数生活无着的艺术家,体制内的安逸、安养之外是艰难度日的拼搏艺术教育情形可疑、艺术市场机制待顺、行政监管施计繁乱文交所事件、偷漏税事件、造假事件、假拍事件、艺术园区建建拆拆事件、贫困艺术家病无所治事件这一切,是发展模式转型、财富分配、公平正义、法治规范等宏大时势下艺术界活脱脱的对应;但更主要是,这一切,又已细化为艺术家、批评家、策展人、画廊主、经纪人等等从业者的无统一标准答案的关注点和思考源,谁都可能、可以是时势下的主人或一员还造国家英雄?既往矣!

但该片不是靠性格而是靠人设,来做人物命运的拖车,扁平僵硬缺乏张力;对侠没有延伸,对复仇也是懒散地处理,俩面包片儿,中间还夹了个抗日的火腿,配上清奇的笑点作沙拉酱,腹肌翘臀当菜叶儿,嗬!好一块黑色幽默三明治。

由Matt
Groening创作的《祛魅》毫无疑问赢得了近期最大程度动画迷们的关注。这个创作出过《辛普森一家》和《飞出个未来》系列,早就已经功成名就的制作人,时隔20年借助Netflix这个有点“有教无类”的平台重新回到了观众们的面前。

当然,我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理解导演的初衷与动机。
近几年的同类型商业大片,从《银河护卫队》系列开始,到最近的《雷神3》,大趋势上都呈现出一定的所谓“后现代性”,体现出主题上对严肃意义的祛魅,题材上对宏大视角的消解。这个趋势本身是有意义的,所以,本片导演朝这个方向走的想法不能说完全不对。就说星战系列上一作《侠盗一号》外传吧,其实也有这个方向的一些意图和尝试,比如通过甄子丹所饰角色的神经质和滑稽来对传统绝地哲学进行的嘲弄。
但是,绝不能忽略的一个问题是,祛魅之后多数情况下往往还需要进行复魅。你祛了魅,你也需要拿出点儿什么东西来取代它,你告诉大家德国侵略者的坦克只是无关紧要的模糊背景,同时你就得把家里快要放坏的梨子拿出来,放到画面正中(昆德拉《笑忘录》梗)。《银护2》在展示伟大与深邃最易速朽的同时,也在告诉观众流行音乐与冷笑话将会永垂;《聂隐娘》在表现家国权谋与使命的虚无和苍白后,也给出了小家小爱与柴米油盐作为答案;而更典型的是之前说过的《侠盗一号》,虽然嘲弄了绝地哲学,但本身却通过这种嘲弄,使星战的原力世界观摆脱了以往几部中绝地武士团视角和话语的桎梏,实质上进行了反向升华,使其更普遍地上升到“light
versus
dark”这一具有原型意义的层面,从而真正意义上还原为“原力哲学”,因此,其虽为外传,我却认为它是新系列中最出色也最“星战”的一部。而本片,在经过态度上对原力哲学的diss和权重分配上对原力哲学的去中心化后,却没有用任何“意义”or任何“无意义”来取代它,缺乏了相应的复魅,尤其是尤达大师英灵出来说的几句话,其实毫无营养和意蕴,表面上也只是对卢克说一些什么抛弃过去向前看就对了这样的泛泛而谈,而实际上,更仿佛是在刻意对观众说,抛弃星战系列过去的世界观与核心特色,闭嘴看个故事看个热闹(然后把钱给我们)就行了。如此,《星战8》的展开,作为一部星战电影可以说完全没有达到类似前述几部片子的“后现代式”祛魅效果,反而,只抠去了灵魂,形成一个“讲了很多事但其实什么也没说”的巨大空洞。

祛魅威尼斯,祛魅艺术,之后,它们还值不值得继续期待?但要祛魅,要还真,每个人的态度不应该满足于或者、待解既然政治开局都是从约法三章开始且细化出工作规则了。那么,艺术界的约法三章和工作规则在哪里呢?上面言及的艺术界对应着的纠缠时势,用什么对应的实际行动解乱麻顺方向?近日,体制系统内又开始传送新一届全国美展备展信息了,多年以来,这个展览已经成为体制内学术鉴定的权威,是职称、级别评定的通行路径之一,但正因为它的体制内性质,成了艺术院校、美协、画院等体制机构的欢场,使它在市场、民间自由交流年代失去了计划经济年代所聚积起来的魅力,不再在当下艺术界获得学术肯定和关注。但是,说实话,从展览筛选机制上考察,尽管它的程序显得过分官样、行政,毕竟还是有一纸成文的、公开的展览制度设计。而比如威尼斯双年展,这么多年来在国内竟然还没有形之可见的透明、公开的展览制度,倒是反复制造暗箱操作、圈子化利益输送迷幻,制造各种自相矛盾疑惑:是国家馆,是不是就直接选送美术学院院长,管他是个老掉牙;你说是非营利,为什么却又收作品或甚至收钱;既是国家行为,为什么又要艺术家分担参展经费,是不是艺术家水平不够底气不足需钱、物补偿;林林总总,这类那类的标准、规则,为什么不是透明、公开的?你我也想评估风险、得失,你我也想知道、想参与,怎么办;等等。对此,关联艺术家也很会利用迷惑造势、宣传,我就亲见某受邀选送一件作品参加平行展的艺术家在学术杂志上发表自己作品,并被头版头条宣传为参加威尼斯双年展艺术家,而其实该作品不过是一件商业娱乐式作品,无甚学术价值;现在专业网站上也常见有人宣传自己是参加威尼斯双年展艺术家;估计往后会在更多场合看到书写自己是威尼斯参展艺术家的简历。由此及开,当代艺术界很多公开的大型展览、活动,制度文化严重缺如,仅仅考察一个威尼斯年展活动,中国当代艺术界赶这趟国际化潮流,像极这些年国内乱哄哄的城市化丑相,宛如一个争地盘的复仇的江湖:你带你的明星去威风,好,我的团队这就亮相啦。是真关心了中国艺术还是关心了别的什么,还真真不知道。

所有视角所有脸谱,都是既得利益者,对革命历史的想象像廉价塑料一样,却还硬披上热血外衣,这倒是值得玩味的有关“酷”和“有范儿”的政治。

图片 1

最后,本片还有一点额外的瑕疵,太过刻意地去反套路,耍小聪明却有点弄巧反拙。
片中,连续两次,在传统叙事中本该成功的冒险主义、个人英雄主义行为,创作者为了反俗套,为了出乎观众意料,都故意在最后关头让计划失败了。跳出窠臼不落俗套本身是件好事,但不能忘记,现实视角中电影本身毕竟是一个浪漫主义虚构故事,而不是一个现实纪录片,不是真实发生过的事。而作为虚构的故事,任何一个情节你讲出来都是需要原因的。片中的两次冒险计划,不是不能失败,但失败在叙事中也要有其意义,要思考Why
would you tell that to
audiences,仅仅是为了反套路,就成了单纯为失败而失败,那既然如此,你之前干嘛还要费笔墨去讲这件事,观众又干嘛费心思去看呢?如果说第一次(去屏蔽追踪器以便母舰跃迁)失败,还可以说是为了展现副指挥官的睿智与成熟,去推动达梅龙这个角色的心智变化和成长的话,那第二次(开老旧战机去炸炮口)的行动及失败,在整个剧情推动中却是无谓的,属于故意制造无谓悬念耍小聪明的画蛇添足,实无必要。与之类似,揭示女主出身之时,与其故意搞个不是悬念的悬念来做个小文章,不如一开始就大大方方展示出来效果或许更好,毕竟,女主从小就是nobody,应该早就接受了自己的人设,非要让她去自以为是名门之后,然后强行转折,其实也很不自然。整体来说,本片创作者在设置剧情时,似乎仅做了第一层考虑,也就是让剧情“合乎基本发展逻辑”这个层面,其后,为了赶时髦,求新鲜上,却忽略了在此之上还有更重要的“创作逻辑”,忽略了设置的每一个情节、讲的每一件事,在作品整体的表现效果、主题表达、情感推进中都应该有其作用和贡献的问题。

作为人类生产活动之一部分的艺术活动,毫无疑问,同样涉及信仰、市场、法治等几大社会文明子系统,艺术作为一种创造性生产劳动,它更应该为这几大体系留下好的文明积淀。收集艺术作品、组织艺术家参加艺术活动,可以是乃至当然是如果不实际上是或标榜是非营利的话一种市场行为,营利、自私自利可以理解,甚至这是市场的本性,于是,这就需要制度、规则出场展开法治以限制可能恶的本性,以建设制度文明,而只有制度文明保证之下,所谓艺术是一种宗教所生产的信仰、道德才会保真保质。这样的艺术生产流程,真正的艺术才可能被选中和出场。要让艺术回归近几年大家所共识的中国境遇、中国问题,不是整天去撩拨宏大的国性、族情,搬弄几样民族、地域符号,要面对具体而微的境遇和时势,要公正地面对艺术,艺术可为,你可为,我可为,你我要真拿出意愿有所作为!

全片看完,第一印象是,焦虑的表达者扯着嗓子干喊了130分钟,时刻不忘留着“范儿”,ego巨大。谢谢这部电影,是个祛魅的契机。

《祛魅》就像我们Matt的之前作品一样都在宏观故事框架上摆出了不拘小节:在一个有点中世纪风但绝对不是中世纪,共住着精灵、侏儒、巨人、食人魔、仙女、美人鱼……的幻想世界里。这里处处散发着creepy意味,就像是《全能侦探社》第二季中开头那个混沌不堪的梦境世界。

一部质量其实还可以的星战电影不再“星战”,是谁的错呢?可能有导演能力方面的问题。但另一方面,上次(

)说到的路人化的市场,或许也要负一定的责任吧?

编辑:文凌佳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ulf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2

© 本文版权归作者  blackbird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个极力逃避政治联姻的乐天派公主,一个被巫师召唤来颠覆政权却毫无干劲的黑色恶魔和一个逃出欢乐世界寻求经历生活苦痛经验的精灵因为机缘巧合撞到了一起。为了逃避命运和追求自我一同踏上了旅程…

图片 3

《祛魅》给人最大的直观感受莫过于是三俗至极的桥段设计,具体来说这里的黄暴水平大概是介于《马人波杰克》与《脆莓公园》之间,比《瑞克与莫蒂》要友好一点。故事中处处闪烁着段子手狡黠的恶趣味坏笑同时又没有为了三俗而三俗满嘴屎尿屁,作为R级动画这无疑对我们这种年纪的观众友好了不少。比方说仅是第一集,我们就能看到“妓女才用胭脂,淑女要用蚂蟥”这种好玩到没办法拿“三观不正”说事儿的新段子

图片 4

同时呢,也能看到传统的,早期迪士尼默片时代那种通过镜头抑扬顿挫的动作设计加上带来笑点的传统肢体段子:

图片 5

而这样太过零碎的段子不得不说同样显露出反面的问题:在如此细碎不间断的段子面前,我们的观影感受是分裂的。就像是看《死侍》,人们把大部分精力投入进死侍讲的一个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段子,时刻张大着嘴还没等包袱抖出只是依靠语言节奏便会习惯性的咧着嘴笑,而具体故事到底进展到哪里?好像已经没办法分开足够多的精力思考这个问题了。当本该是绿叶的段子风头盖过了本该是红花的故事,爱的人眼中满是绿叶,不爱的人眼中只有红花,那么评价标准的失衡令这种类型的片子很难简单判定“好”还是“坏”?也许就像许多从《飞出个未来》追过来的朋友,无法在《祛魅》中找到“伙伴狗”那种发人深省的故事,自然曾经沧海难为水,好多朋友会认为这个充斥着脏话的动画片很难令成年人耐下心去欣赏。

说回剧集,在我看来《祛魅》骨子里想要刻画的终究还是传统的“青春期大叛逃”。公主Bean(读作Bitch)所代表的一切正经历着现代年轻人所经历的身份危机:当我们成长中找寻不到证据证明自我,那么我们只好推倒一切通过叛逃来找到出口。严肃却不像马男那么消极金句频出,《祛魅》想要做的最终还是为了在成年人用娱乐,反英雄,现代童话的方式来回答这个极度苦涩的问题。影视作品可以是喧哗且没心没肺的,《祛魅》所摆出的姿态也显示了它的终极目的不是为了给大朋友们上一节成长教育课,而只是为了娱乐。可是如果Matt这样一个在美国电视史上都值得留下一个名字做出过突破贡献的名字,造就后世成人动画的激增的最大贡献者都在此畏首畏尾,那么这绝不值得赞扬。

尽管我说来说去都是对《祛魅》呈现结果的不满,不管怎么说,它还是一部娱乐性与完成度都十分高的动画作品,相信不论是动画迷还是普通观众都能在其中找寻到最本源的观赏乐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牛奶很忙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