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星际穿越》,它不是一个好的科幻故事。

坐标:第五维度,基地(Foundation),首都撒特恩(Saturn)以及马尔斯(Mars)

这是根据同名畅销小说改编的电影,之前听TREE提起过,昨晚雕刻时光放这部片子,约了曼丽、LIZ、桃子同去,还认识了一位很象小西的天蝎座小龙女。

我必须诚实地说,从电影院里出来的时候,心里充满着疑惑。倒不是电影情节没想清楚(你想多了),而是这电影牛逼在哪啊?到底在哪啊?!时长么?!!!你们说的大场面呢?你们说的烧脑剧情呢?你们说的硬科幻呢?这电影要剧透都无处下手啊!

【先给个科学界的吐槽吧,索恩只是众多科研人员的同事而已,不是神,而且除了黑洞物理,还有很多别的方面是索恩顾及不到的。

“最近的局势对我们比较有利,但还需要你们添一把火。毕竟,搞和平演变是要靠宣传的。”低沉的声音来自首都撒特恩,那是政府的所在地。

电影中穿越时空的爱情没有感动我,坐在后排的几个女孩每每在男主角消失之时发出唏虚之声,同情他妻子无奈的等待。

算了,不提这些闹心事儿了,伤心的话留到明天再说。现在请允许我以东北亚劳动人民广播电台特约解说员的身份回顾一下这部史诗级、超现实主义、杠杠硬科幻吧。

科学圈怎么吐槽《星际穿越》】

“没问题。剧本的思路是,将他们奉若神明的先知布兰德教授(Professor
Brand)塑造成为一个对全人类扯了一个弥天大谎的骗子。纪录片不久就可以上映了。制作人员都是大师水准的。”威尔逊这样回答着,他是基地最大的电影经纪公司的拥有者。当年还在地球上的时候,在那场风暴来临之前,他的家族靠成功投资SUV汽车股票而大赚一笔,得以成功移民撒特恩空间站,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基地。他现在住在基地的西部第一大城市马尔斯,这个城市以电影和娱乐业而出名。

只是喜欢这个关于穿越的故事,特别是开头和结尾:

各位影迷同学,这一次大导演NorthLand(冠名)·诺兰给广大影迷奉献的是iMax版的鸿篇巨制《爸爸去哪了——外太空资料片》,又名《星际穿越
Interstellar》,本片由湖南卫视特约赞助播出。

片中给出的核心危机是:地球的所有粮食因为一种枯萎病减产,恐养不活所有人,而且植物的减少会导致氧气含量下降,憋死所有人。片中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要移民太空,移民太空就需要控制重力的方法,要解一个有关空间的方程,这个方程已经被基本迈克尔凯恩扮演的老教授解出来了,就差一组数据,这组数据叫做量子数据,只存在于黑洞的视界内部,按照现有理论这组数据无法取出。这是plan
A,是为了解救全人类。还有plan
B,就是通过虫洞,把人类的火种:五千个受精卵发射到远方适宜人类居住的行星上,这相当于抛弃大部分现存在地面上的人,只留下人类的文明火种。由于粮食不够吃,所以政府关停了任何太空探索计划,NASA变成了地下组织,专门干这plan
A和plan B,拯救地球的事情。

“好的。埃德蒙德总有些民众会看到纪录片。这样,他们的原先的信仰会一点一点被颠覆,埃德蒙德星就会从内部瓦解。”那个经过完全保密的声音这样回答着,不带有任何的感情,“将埃德蒙德星纳入基地的治下还是很重要的。我们的科技水准虽然比埃德蒙德要发达得多,但本质上毕竟只是个空间站。我们需要资源,需要埃德蒙德星球上的资源。”

开头,成年的他返回童年想去阻止那场带走母亲的车祸,但未能如愿,他安慰着童年的自己;

影片刚一开始,大家看到的是肆虐的沙尘暴。没错,故事正是发生在公元2000年前后的北京及其周边地区,由于过量砍伐森林植被遭到破坏外加持续的厄尔尼诺现象,气候变得极度恶劣,到处都是风沙。那个时候天随时都是灰蒙蒙的,夹杂着尘土和沙石,这导致空气的密度非常的大,大气浮力也越来越大,经常会有什么东西在气流和浮力的双重作用下漂浮起来,比如广告牌大卡车什么的。沙尘暴的另一个恶劣影响就是灰也太大,到处都是,饭桌上、厨台上、凳子上、被窝里,擦也白擦,没一会又是厚厚的一层。尤其是各种吃饭的家伙式儿,早上刚倒了一杯开水,中午的时候变咖啡了,等到晚上你再一看,得,油茶面儿!当时的人类可以说不堪其扰,最后大伙想了一个简单的处理办法,就是在不用的时候,把这些个锅碗瓢盆都翻过来扣在桌子上。日子一长,这就成了风俗。你看现在初中化学实验,容器只要是空的一般都是倒扣,这个规矩就是从这来的。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槽点太多,首先是粮食不够吃,把全人类搬上太空算哪门子解决办法?太空中哪里有空间种粮食,其成本比在土地上种高太多。再说了,地面上的枯萎病不会被带到太空中去嘛?至于植物的减少会憋死人,同理。太空中也没有氧气,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就算是要去找什么宜居星球,改造一个陌生星球的环境会比改造跟来就有有自愈功能的生态圈的地球更容易?那个行星还是在黑洞旁边啊。。所以plan
A想达到的,解救全人类的目的,只能靠治疗植物的枯萎病解决,而不是飞向太空。如果用航天技术去解决人类存亡的问题,那么只有plan
B是说得过去的:送一小撮人,或者一小撮受精卵去别处寻求生机,抛弃地球及其人类。

坐标:第五维度,埃德蒙德星球(Edmund),首都埃德森(Edison),埃德蒙德大学(Edmund
University)。

结尾:他死在了自己的猎枪之下——这一段让我尤为赞叹——生死从哪里来——从自己的一念中来。

影片接下来又长又拖沓的一个段落主要是向大家介绍故事背景和几个角色:

然后就是主角拼死扑进黑洞利用隐喻发给她女儿的,用在解空间方程中最重要的量子数据,到了我也没发现这玩意儿是干啥用的。按片子所说的,这个数据可以用来解一个方程,解出来然后,然后呢?为什么好像等主角回到地球,一切生存危机就都被解决了?诺兰试图做出一副硬科幻的派头,扯了很多黑洞,空间,时间的幌子,结果主要危机落脚在生物学上,最后把观众的注意力用父女关系吸引过去,而把一开始设置的剧情冲突——植物都要死了——的解决办法这么不负责任地就扫到地毯下面去了。冲突是这样层层被转移的:植物都要死了>解方程需要数据>主角掉到了黑洞里回不去,一切都完了>数据拿到了,传回去了,危机解除!

“最近基地那边新出了个纪录片,叫做Interstellar,看了没有?里面TARS电脑公司的那两个概念机器人简直吊炸天了!比这玩意酷多了!”沃兹挥了挥手中那款新上市黑色的Tar-Phone
6。这是TARS电脑公司的新产品,功能强大,由1023个超能晶体组成,可以自由组合成任意形状。由于Tar-Phone
6在埃德蒙德星没有正式发布,这部手机是沃兹委托他哥哥从基地带回来的。沃兹的哥哥大学是在埃德蒙德念的,但博士阶段去了基地留学。毕业之后,他在基地的TARS电脑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现在居住在基地第三大城市莫克里(Mercury),TARS电脑公司的总部就在那里。

片中的两个场景也很难忘:

库珀:NASA下岗宇航员,目前主要职业是农民,副业是当地蓝翔技工学校办事处主任、六级助理工程师、民兵连长,丧偶

有人可能会说,科幻片就是这样,不需要什么逻辑。在虚构作品中追求合理性的人都有病。首先,真正好的硬科幻不是这样的,2001是一个极好的例子,里面的科学技术硬伤非常少,是因为有Arthur
Clarke把关的结果。其次,逻辑硬伤出现在最主要的戏剧冲突之上,这跟科不科幻已经没什么关系了,这是编故事的问题。如果讲一个这样的故事,还要我们不去关注最主要的冲突点,核心的科幻点子站不住脚,整个片子的逻辑地基就根本不存在,那这个片子不就只剩下情怀了么,情怀值几个钱?考虑到大部分人没有看过太多科幻作品,没有形成硬科幻的审美概念,再加上没有理工科背景的话,电影说啥他们就认为是啥,所以他们对逻辑漏洞的感受还不是很强烈,导致现在这个电影评分很高。我在看这个片子的时候,特别是在后半段,是很痛苦的,因为我喜欢里面的特效,喜欢演员的表演,看着他们被这样的故事逻辑糟蹋,很不开心。

坐在沃兹对面的那个无动于衷的人叫做威廉姆斯。他和沃兹都是埃德蒙德大学的四年级学生。沃兹读的是物理系。受到工程师家庭的影响,他一直仰慕于基地强大的科技力量,矢志不渝地一心要到基地学习物理学,然后和哥哥一样到TARS电脑公司工作。而威廉姆斯却不同。威廉姆斯读的是历史系,专攻方向为地球史。他性格内敛,思想也比较保守。但这并不妨碍他两人成为好朋友。

地铁中:成年后的他穿越到从前去看望母亲,母亲的戏份很少,只有短短几分钟,但这段在地铁中和母亲的对话是那么柔美隽永,在我看来远胜过片中大量爱情片段的处理。

墨菲:库珀的女儿,正在上小学,学习委员兼数学物理课代表,广播和电报业余爱好者,相对论和神秘主义双修粉丝

而且,有一点让我难受的是,科研工作者的形象又一次遭到了扭曲。理论计算很容易,在白板上chua
chua
chua几下就能算出来,所需的数据用莫尔斯码就能传输完毕,航天技术跟开赛车差不了多少,科学家宇航员的身份抵不过一个好父亲一个好情人。我敢说,凭着从电影里的来的印象,大众才在一定程度上有这样的想法:科研经费给的太多了,都被科研人员拿去吃喝玩乐中饱私囊了。凭什么给你们那么多钱,你们动动脑筋就能有吃有喝,这对你们还不够好吗。这个往偏执了去说就是影片对于科研工作的极端不尊重了,不过反过来想,人家这么花大价钱炫酷化科研工作者,倒也挺享受的。没错,我们正在造的便是那毁天灭地的高能粒子加速器,指哪儿打哪儿,无所不能。有一次我们实验室说要停电,我们就开动加速器,撞了点裂变元素出来点灯用。是的,我们就是这么野。

“看了这电影你才会知道,在我们历史书上被奉为精神领袖布兰德教授竟然是一个反人类的刽子手!”沃兹的神情有些亢奋,“并且,我们其实并不是地球人的直属后裔,而只是由胚胎繁衍而来的!”

大街上:他们边走边争执,一个精灵般的小女孩立在路旁看着他们发出狡黠的微笑,一闪而过的镜头,那是他们未来的女儿,和父亲同样具有穿越能力。

布兰德:某科院院士、博士、终身客座教授、著名专家,NASA残部党委书记兼总工程师,著有《霍金、刘慈欣和我,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试图用类比的手段表达一下这种难受,因为可能我受不了的一些设定硬伤,在别人看来不太影响他们的观影体验。想象一下,你在看的片子讲了这样一个故事:马修麦康纳的国家正在遭受懒癌疫情的威胁,所有人都懒在家里不上工,市场停摆,金融垮台,眼看着所有人都要饿死了。马修麦康纳原来是一名政客,因为疫情的原因,开始当一名快递员,给患了懒癌的人挨家挨户送吃的用的,维持他们的生命。因为大家懒,所以政府关停了金融机构,因为反正也没有交易了。在全人类都快要懒死的危机之下,马修麦康纳发现了隐秘在丛林之中的纽约交易所,他们在密谋两个计划,plan
A是向市场注入大量资金盘活整个金融体系,以拯救全世界,plan
B是派一小波人,去寻找一片未被懒癌污染的洁净市场,带着货币的概念,到那里去创造新经济体系。马特达蒙作为先遣队,抢先来到了巴布亚新几内亚丛林中的一个野人部落,向马修们发信号,说那里的市场特别干净,特别适合重建一个市场经济体系。结果马修麦康纳放弃了别的几个先遣队发来的市场化信号,和马特达蒙会和,结果发现马特达蒙所在的野人部落早就英特纳雄奈尔了,市场毫无立足之地。这边厢,迈克尔凯恩在执行plan
A的过程中,一直困扰于计算大量资金注入之后会导致什么后果,算到最后一步,发现需要一组数据,那组数据描述的是,看不见的手能产生的推力上限。而这在理论上是不可能取到的,所以迈克尔凯恩隐瞒了这个事实,让大家意味方程仍在计算当中。最后的最后,马修麦康纳主动跳入一个市场内部,利用看不见的手,让远在地球另一端的正在帮助迈克尔凯恩计算的他的女儿感受到了这股异样的市场波动,从而将看不见的手的推力上限数据传送给她的女儿,一举解决了那个方程,大量资金注入市场之后的结果能被成功预测。大家终于团圆了。剧终。

坐在对面的威廉姆斯显得有些好奇。

妻子面对命运无能为力,只能任即定未来的摆布,这是我不喜欢的一种状态,但女主角真是美,她没有穿越的能力,但她的美有穿透力。

艾米利亚:布兰德独生女,红二代,NASA现任飞行大队长(尚未起飞过)兼行动组组长,代号“阿宁”
其实主要就是这两对父女了,这也是紧扣着热播大型综艺娱乐节目《爸爸去哪了》的宏大主题。这一章节的背景介绍大家尽可以无视,该吃吃该聊聊该尿尿。据说原本没有这么大篇幅的前戏暖场,但是导演诺兰发现到了今年第四季度竟然还有很多经费没有花出去,这很不合情理,而且会直接影响投资方对他下一部电影的预算规模,所以紧急召集剧组加班加点补拍了两个通宵,终于实现影片长度大幅注水的目标,圆满完成了本年度的公款支出任务。

什么嘛。懒癌呢?根本问题没有解决嘛。

“我们上历史课的时候学的,在地球处于世界末日的时候,是我们伟大的布兰德教授发现太阳系附近存在一个稳定的虫洞,而利用虫洞人类就可以对那12个潜在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进行探索,布兰德教授最后发现了埃德蒙德星球是最好的选择。他通过计算,解决了难题,将人类带到了埃德蒙德星球上,从而拯救了全人类。

扮演丈夫角色的这个演员我对他没有什么好感,除了地铁中和母亲的那段,母亲的光盖过了他,我也就忽略了他。

在这期间唯一需要关注的就是NASA下一代复古风格的高性能仿真智能机器人——塔斯,这也是这部电影的一号,不分男女。作为电影主角,塔斯出场就气势不凡——在对库珀雷霆般的的盘问中,塔斯拄着拐就上来了。根据他这个标志性的行走模式来看,这个机器人也是Made
in
China,十有八九是生产于大东北区著名的军工企业沈飞。拄拐行走模式来自于沈飞集团铁岭生产基地的首席设计师兼厨子范大师的独到设计,不但高效、快速,而且姿态优雅,具有强烈的后现代风格。下图是范大师测试塔斯原型时的谍照。

这个想象中的片子的一个场景:马修麦康纳的女儿皱着眉头计算方程式,收到了他爹发给他的看不见的手的数据,眼中闪过智慧的光芒,在白板上计算了起来:“不不,我们一开始的假设都错了,这是一个e的负指数函数,所以积分没有上限,而应该有一个下限,也就是说,看不见的手应该有最小推力而不是最大推力!我解出来了!Eureka!!!!!”然后把白板从阳台上扔向阳光下的普罗大众。

沃兹突然清了清嗓子,以表示下面说的才是重点,“但是,根据Interstellar的描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事实上,当时的布兰德教授是有两个计划的。Plan
A是我们所熟知的,要解决一个关于Gravity的方程,把所有人带离地球,拯救全人类;而Plan
B是抛弃地球上所有的人类,带着人类的胚胎,到新的星球繁衍后代,延续人类基因。令人气愤和惊讶的是,布兰德教授其实早已经解开了那个关于Gravity的方程,但是没有黑洞中的数据,找不到黑洞中作为蚌壳中珍珠的那个Singularity。他于是花了40年时间,全部用在做假账上。Plan
A其实也就是布兰德教授的一个幌子,他其实早就决定执行Plan
B,也就是抛弃全人类,带着人类的胚胎去新的星球,这其实才是我们的由来。更能体现他私心的是,他竟然让他的女儿——布兰德博士作为Plan
B的执行者。抛弃了全人类,自己的生命却得以延续,还美其名曰拯救全人类。这样的恶魔,竟然被我们的历史书奉若神明!”

今天在当当上买了这本小说,电影看的不够过瘾。

其实这个片子中的确有很不错的地方,比如一开始造出的末世氛围,沙尘暴和植物枯萎,政府的反智政策,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讲故事的环境。只是诺兰为了要给观众营造视觉奇观,生拼硬凑起来一个有关虫洞之类的剧情。我非常喜欢一开头马修麦康纳开着破吉普捕猎无人机的桥段,原始的追猎,和高科技的猎物组合在一起,美得人肝儿颤。马修麦康纳驾驶着陆器入大气层的螺旋式下降,是曾经航天飞机重返大气层的减速招式,只不过电影做了酷炫化处理。方方正正的极简主义机器人也特别萌,我不知道这个机器人的外形设计是否参考了2001里黑方石碑的设定,其行为和性格设定是否参考了银河系漫游指南里马文的设定。每次那几台方机器人的出场都会让我特别开心。以及片子最后的殖民卫星。在高达中有着经典地位的圆筒形殖民卫星终于出现在了大荧幕上,不得不让人感慨。这个圆筒状殖民卫星的点子最初也来自于Arthur
Clarke。

“其实也不尽然”,对面的威廉姆斯显得有些迟疑,“你要记住一句话,历史是可以被任意涂抹的。撒特恩那边的东西或多或少也有意识形态,很值得怀疑。我现在正在准备的毕业论文就是关于这个的。在论文中我提出,这一切其实都可以看做是撒特恩和埃德蒙德在六维空间关于正统性的意识形态之争。

但昨晚电影后的五人畅谈甚是过瘾,比电影更电影——圆满。

回到影片主线情节。土星边上发现一个“虫洞”。对于小白观众来说很难理解这个概念。简单来说就是两个宇宙之间的隧道,类似于产妇和婴儿之间的脐带,考虑到宇宙是三维的,而不像孕妇肚皮一样是个平面,所以虫洞大概是个球体。需要注意的是虫洞的概念是伟大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提出的——一个假设。没错,是假设,而不是结论。当年爱因斯坦大爷在解一个方程式,怎么解也解不出来。经过一顿化简转换,变成一个二元一次方程组,但是却只有一个方程式。我靠,这显然是不可能有唯一解的,这里面缺一个条件。后来老爱实在没招了,陌陌上的美女呼个不停,最后一咬牙,我先加个“虫洞”吧。就这样,虫洞的概念得以诞生,所以后来也有很多研究人员认为虫洞的发音源自冲动。下面这张是爱因斯坦解完这个方程式时在微信上发布的自拍照片。

最后列举一下其余对主要剧情影响没那么大的硬伤

“首先我们得明确第一点,在更高维度上存在着平行宇宙。在更高的维度上,也存在着平行的“我们”。还有那个著名的因果律,也就是‘未来的某个时刻,人类要做一件拯救祖先的事情,不做不可以,如果不做的话自己就不存在’。于是乎,把平行宇宙理论和因果律结合起来看的话,我们可以推测,在更高维度空间的人类都想让历史进程倒向自己的一边,从而让自己是存在的。简单来说,他们都像扳道工一样,想把轨道扳到自己想要的轨迹上来,从而得到自己的结果,让自己存在。

————————————————————————————
补充:
是自己搞错了,TREE提醒我:时间旅行者是被自己的岳父用猎枪杀了的,他岳父以为是一只鹿,其实是他刚穿越到那片树林,没有穿衣服的缘故。他知道自己会在那一天死去,为了不让妻子难过,他在当天请了好多朋友去他家里开party,就是为了让妻子出事的时候不是自己一个人在。他始终没有说出来自己死掉的原因,没有告诉妻子是她的父亲杀了她的丈夫。
谢谢TREE

1.开头离开地球的是分级助推的大型火箭,后来在1.2G的星球上,一个登陆艇靠自己的引擎就上轨道了,那一开始地球上用那么大的火箭是为啥?

“在更高的维度上,比如说比我们高一维度的第六维度,还分别存在着另外的六维撒特恩空间站和六维埃德蒙德星。作为六维人类,撒特恩人和埃德蒙德人共同想要得到的结果是,他们都要保持自己作为人类的正统性和唯一性。他们都想种下自己的因,从而推导出自己唯一存在的果。但历史的轨道不可能向两个方向发展。倒向一边,势必会偏离另一边。因此,他们都必须扼杀对方的因,让自己的因成为唯一选择。于是,他们采取的方式是,通过向低维度空间派出自己的特工,去扼杀对方的因,从而让历史按照自己的因演变,得到他们想要的果。六维埃德蒙德派出的特工是布兰德教授,他的任务是扼杀Plan
A,这样一来,就根本不会有什么后来的撒特恩空间站了,因为他们已经全部死在地球上了。而墨菲则是六维撒特恩派出的特工。与布兰德教授相反,她的任务是想尽一切办法扼杀Plan
B,从而让Plan
A成为唯一选择。她的采取的方法是跟在布兰德教授的身边并破坏他的计划。她想尽一切办法来破解布兰德教授故弄玄虚的那个关于重力的方程。只有这样,她才能让Plan
A得以实现,让人类放弃Plan B,从而也就扼杀了Plan B。

靠着这个虫洞,人类是有可能穿越到别的宇宙的,也就有可能找一个新的宜居星球,建一个最大的广场然后整体搬迁过去。布兰德博士作为NASA领导核心,在发现虫洞的时候二话没说就当机立断,派了12个科学家过去先淌淌路子。为什么是12个人呢,老布是有考虑的,这12个人对应12星座,一旦虫洞那边有黄金十二宫,那么通过拉关系走后门基本可以确保通过。中央总是这么高瞻远瞩。

2.枯萎病灭了小麦,现在开始灭玉米,据说最后能毁灭所有植物。真的有这种病可以传染不同种属的植物?

“但十分可疑的是,我发现这个乱局中有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那就是布兰德教授的弟子、墨菲的父亲库伯。这个库伯好像既不是六维撒特恩的特工,也不是六维埃德蒙德的特工。一方面,他帮助墨菲破解了布兰德教授的方程,帮助实现了六维撒特恩倾向的A计划,但另一方面,他随后只身一人前往埃德蒙德,帮助布兰德博士在那里延续人类,实现埃德蒙德倾向的B计划。这看似矛盾的行为实在值得继续深究。我的推测是,除了六维撒特恩和六维埃德蒙德之外,还有存在另外一个处于更高维度的世界X。这个X世界想要的果就是自己成为唯一的果。所以它在撒特恩和埃德蒙德之间挑起争端,互相抵消,自己则坐收渔人之利,成为唯一。但是,以上只是推测,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说完他大段的论述,威廉姆斯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12个人每人带了一个360公司赞助的蓝牙信号发射器,谁发现能活下去的星球就“biu~”地按一下发射键,给地球报信儿。结果,NASA这边苦等了10年,回来三个信号。所以布兰德准备再打一发送4个人过去落实一下具体情况,显然这四个人得有三个人的星座和他们的前辈是一样的。说实话,幸好回来的信号只有三个,要是回来12个老布也得抓瞎,毕竟地主家的余粮也不多了。老布忧心忡忡地对几个人讲,为了以防万一,咱们得有个备用计划,你们一去再耗个几十年,地球上的人怕是熬不到那一天了,就算地球人能熬到,我也够呛了。所以你们带点受精卵集束炸弹吧,实在要是来不及咱们就改移民为物种入侵,星星之火也得燎原。临了还给大伙带了几条速冻的亚洲鲤鱼讨个口彩。

3.先遣队去的几个行星都是在一个巨大的黑洞附近,那么这个体系应该是以这个黑洞为中心,行星绕其旋转。那么没有恒星的行星系统,怎么可能适合人类居住。在几个行星的地表场景中,可以看见大气的散射光(明显是在地球上取景),说明有恒星存在,那么恒星在哪儿?

坐标:第七维度,鄂斯帝国(The Earth Empire),首都新京(New Capital)

接下来没废话,告别,点火,和天宫对接,然后一踩油门直奔木星边上的虫洞,期间开了自动巡航,4个人冬眠了2年。到了虫洞边上,库珀傻眼了,没进过虫洞啊,另外仨人也是新警察,看前任进去过,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过去。但是没办法,一咬牙一跺脚,生穿吧!当时库珀的情绪是这样的——

4.如果这个太阳系确实有一颗恒星,那么这个恒星有较大可能和黑洞组成双星,这样就导致了一个问题:绕这个双星系统的行星的轨道会较大程度地偏离圆形,行星与恒星的距离波动会很大,气候会非常不稳定。再考虑到一年中有一半时间恒星被黑洞挡住,就更加剧了行星的气候波动,地表存在液态水的几率非常小。这样的行星适宜人类居住,说啥都不信。

“唉,幼稚的撒特恩和埃德蒙德啊!”M说。

4.5.说道那个有水的行星,为什么海那么浅(片中角色站在水中,海水到腰),能有几十米高的浪?那么高的浪,行进在浅水中,会形成拍岸浪,就是在海边见到的,浪尖卷曲向下拍击的浪,拍完之后大浪就消失了。而片中那个浪经过主角们就直直的继续前进了。

“撒特恩和埃德蒙德迟早会爆发一场战争。撒特恩有科技优势,而埃德蒙德有资源优势。谁也不能说战胜谁。两者最终的结局必然是同时毁灭。这多亏了我们派出的特工库伯!要不是他,就不会同时产生撒特恩和埃德蒙德。而无论是撒特恩还是埃德蒙德,如果他们单独存在的话,任何一个的发展必然会对鄂斯帝国的历史进程产生十分不利的威胁。所以,必须让他们两败俱伤,最终全部毁灭。”S说。

一顿颠簸之后,万幸大伙都挺过来了,但是“乘晕宁”带的有点量小了。过去之后库珀明白为啥这次要派四个人了,原来还有一个黑洞在那等着呢!甭问哪,这高低是给自己预备的。根据现场勘察的情况,四人行动组先民主再集中,一致同意库珀先带俩人开着救生艇徘徊者号去米勒星球看看情况。就说这飞船倒霉名字起的吧,一听就知道这行动只能是左顾右盼绕弯路。果不其然,去了一看全是水,匀溜的两搾多深,但那浪可不是一般大,当场拍死一个。幸亏主角塔斯机智勇敢拄拐如飞,抢回了艾米利亚,避免了影片走向基情燃烧的岁月。这是塔斯救人时的英姿,我们来欣赏一下:

(有人说是引力引起的潮汐浪。潮汐的波长是半个行星周长,你不可能看见一堵水墙冲过来,你只能看见水位上升和下降)

“唉,要不是鄂斯帝国,哦,那时候还叫地球,没有了集权的土壤,我们根本没必要创造撒特恩和埃德蒙德。”

5.另外一个问题,据片中展示,黑洞周身环绕着发光气团,如果这是黑洞捕获的恒星物质,那么这些恒星物质因为角动量守恒会形成一个围绕黑洞旋转的圆盘,而不是像片中那样像条哈达一样绕得哪儿哪儿都是。在黑洞捕获恒星物质的时候,会放出极高强度的X射线和gamma射线。这些辐射在主角儿们能看见黑洞的时候就把他们辐射死了,飞船几毫米的铝板(片中原话)根本不可能挡住这么强的辐射。

“的确。必须把这些充满自由意志的人类引流到另外的区域,再让他们互相毁灭,才能腾出鄂斯作为集权的帝国。”

返回天宫,时间过去23年。黑人科学家已经等的不耐烦下地自由活动了。坏消息再次降临,燃料不太够了,不够把剩下两个星球都勘察到。最终理智战胜情感,少数服从多数,总算又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去曼恩那个信号超级乐观的星球。期间,库珀回顾了这23年间地球传来的VCR,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像笑似的。

(关于黑洞吸积盘的问题,就是黑洞吸引恒星物质产生的光带,确实应该是平面。但我在看片子的时候忽略了黑洞的引力透镜效应,处在黑洞后面的吸积盘的像会被弯折,看起来像是从黑洞的上下两方向探出头来。所以电影中的表现是没有错的。见第一个回答。)

两人说着望向窗外。只见,在尘土飞扬中,成千上百的人在那里像驴一样的干活,为自己的食物而打拼。由于虫洞已经被拆除,他们与撒特恩和埃德蒙德已经永远地隔绝了。天天的沙尘暴天气导致粮食难产,这就需要大型的水利灌溉系统来增加粮食,而这又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中央集权来完成。人们仅仅在温饱线上挣扎而又不至于饿死,这是集权思想坚实的土壤。然而,在一些技术性的问题上,比如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正常人类的基因是难以存活的。于是,鄂斯帝国的科学家们从古代北京人身上提取了基因,据说这种基因对沙尘暴、雾霾、地沟油和毒奶粉等均免疫。科学家们为鄂斯帝国的人们都注入了这种基因,让他们在恶劣的环境中得以生存。

曼恩星球是剧情比较冲突的段落。马特达蒙蹭地一下从保鲜袋里做起来,简单回顾了一下《谍影重重3》结束时的情形,开始陈述编好的瞎话。曼恩说这个星球地面不太行,空气能吸两口但是有异味,不过地表是层壳,下面有个夹层不赖,能活。结果剧情反转,这家伙是个骗子,一直发好消息骗他们来接他。一顿搏斗之后,曼恩抢走一架飞船准备回天宫。库珀好歹算是被救下来捡了一条老命。幸好主角塔斯,又是塔斯,提前预判到危险,下了曼恩的权限。曼恩这会儿其实还能活,毕竟大家都挺高尚的,而且在这么个好几个宇宙之外的地方就剩这三个老乡了,就算枪毙也不急一时。可是曼恩可能是自尊心太强,带着伯恩的高傲自毁了前程,还弄坏了天宫一角。眼瞅着唯一的基地要坠毁,这要是毁了那可就玩儿大了。幸亏库珀爱装逼,尤其现在就剩下自己和美女了,更要表现一番,非要用小飞船吧天宫顶住。照理说这是邪路,不仅邪而且转的厉害。可是谁让有咱们主角塔斯呢,咔咔一顿神算,开挂同步转速,在天宫冒烟之前,总算把离合器对上了。当时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

6.马特达蒙为什么在休眠之前,就在他绝望得不知道会不会获救的时候,还要费心给他的机器人身上装个炸弹?当时打算炸谁?他为什么要把马修骗到一旁想搞死他?如果要夺取飞船,把马修和黑人大爷骗到营地里启动炸弹俩人一起炸死不就好了?为什么马修(Mann博士)作为传奇的宇航员,在对接飞船主体的时候不能自己搞定气密闸?为什么气密闸操作不当会爆炸?有可能有人说是内部气压把气密闸冲炸了,但这其实这是不可能的。飞船内部一个大气压,这样的压差一个稍微有点强度的金属构件都能受得了。我们实验室给真空室直接开闸通大气,也仅仅是发出咻的一声,一个大气压真的没什么力道。

“其实还可以把‘指引’导入更低的维度上,比如说到第四维度上。未雨绸缪啊!”M突然说道。

7.还是黑洞,潮汐力会把一切接近黑洞的物质撕碎。潮汐力是一个物体离黑洞的距离不同产生的引力差。物体根本接近不了视界就会被这个引力差撕碎掉。按照这个考虑,离黑洞近的行星,飞船,马修麦康纳,都逮死。

“据我所知,指引部的人选定了一个叫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人,他会在他们的时间,好像叫什么公元,2014年的时候,释放我们的‘指引’,引导他们的意志。”S回答到。

不要太在意细节。

8.为什么量子数据能用莫尔斯码传递给女儿?假设一切时空穿梭,操纵历史的设定都是真的,马修麦康纳可以向女儿传递信息,可以利用手表秒针摆动出莫尔斯码,我们假设量子数据仅有1GB,也就是10E9byte,约等于10E10个二进制数,需要秒针摆动10的10次方次才能将量子数据传输完毕。片中的秒针摆动频率为几次一秒。计算得知,需要女儿盯着手表数十年才能完成数据传输。有人会提出,量子数据的大小可能很小,几分钟或者几个小时就传完了。对此可以提供一些数据作为参考:LHC产生的数据率为10GB/s(2008年),也就是说一秒钟就要传输10GB的数据。那还只是加速器内部的碰撞事件的数据规模,黑洞数据的规模无法想象。不过也有这样一种可能:黑洞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参数:质量,角动量,熵等等,在其内部一切异质性都被抹平了。这么说也有道理。也许那个黑洞的量子数据只是一串国标汉字码,对应的是“仁”字,这么解释我也信。

两人望着窗外的一片尘土,得意地笑了。

熬过这场大劫难之后,大伙心情平静了一些。按照黑人科学家留下的遗嘱,库珀要像玻璃球撞篮球一样把天宫崩向最后一颗星球,并和主角塔斯一样做出了重大的牺牲。谁知道事事难料,飞向黑洞的一人一机,因祸得福,直接滑入五维空间的三维实体化实例,获得了一个有限度的超时空观察与控制的权限。他们自然兴奋不已,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仿佛可以洞穿万物。那种历经磨难最终获得超能力的心情只能像这样来表达——

9.利用行星乃至黑洞的引力弹弓来加速是需要精确计算轨道的。马修麦康纳最后关头用目测的方式手动操控完成并轨,主角光环有点刺眼。

参考资料:
1.关于撒特恩、埃德蒙德和鄂斯帝国的设定,是阿西莫夫的《银河帝国》给了我启发。
2.参考了一些其他的关于《星际穿越》的影评,链接如下: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7181757/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7179454/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7188707/

啊,好爽。

这里面一个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如何在五维空间里和自己的女儿取得联系,并把黑洞里的关键数据传过去。导演诺兰最终选择了引力这种据说可以穿越时空的手段,从表现形式上来看,用的是无数根具化的引力线,就像控制提线木偶一样去触动另一个时空的事物。估计很多观众都会觉得这种手法很有新意,其实不然,这种信息传递方式在我们中国自古有之,那就是科学严谨的中医所采用的悬丝诊脉技术,相比之下,悬丝诊脉的信息传输效率还要更高。这种技术在很多文学影视作品当中都有展现,诺导也是从中受到了点化:

我没有主要在谈电影,没有主要谈文学主题。我在谈硬科幻,故事。

(完)

(忽然发现猴儿戏有点多)Anyway,毫无疑问,在塔斯的强援之下,库珀成功了,功成垂败。表演完毕之后,剧务场务都上来了,拆台子扯展架,稀里哗啦五维空间分分钟解体。老哥儿俩遁入虚空。一顿休眠之后,又穿越回原来的宇宙,被地球人救回由墨菲主导建造的太空站。当然,已经是100年后了。库珀容光焕发地慰问了百岁高龄的女儿,并且在墨菲的提醒之下,一拍大腿——我擦!把美女落到那头儿了!赶紧去,说不定还能活……诺导我问你一句,要是最后一颗星球也和米勒一样或者最后一个人和曼恩一样,别管A计划还是B计划,不都是扯犊子呢么?NASA真尼玛敢下本儿啊!

全剧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