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疯人院是在飞越什么

现在都流行转载不署名么,不署我名字也署上豆娘好么!!

舒圣祥

 
这部电影看的心情比较沉重。虽然影片的结尾酋长高大强壮的身影渐行渐远,代表着人们对自由的渴望,但是现实生活中,想要冲破权威及强大的传统体制的束缚,实在是难上加难。

图片 1

观赏完这部天幕危机,我被震撼了,这是一部具有革命意义的007,超越了以往任何一部。该剧在剧情上做了史无前例的创新,让我们看到了作为史上第一特工的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新年伊始,历来是职场跳槽高峰期,集体跳槽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越是竞争激烈的行业越是常见,跟随跳槽者看重的,是带头跳槽人的能力和人品。但是,医院里的医护人员集体跳槽,还真不多见,尤其是从三甲医院往二甲医院跳,尤其是还带着科室里几乎全部的病人。

 
麦克墨菲来到疯人院以前,这里的生活规律、刻板,病人们甘于命运的安排,被统治,被伤害,没有自己的想法,麻木不仁。墨飞的到来,象一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掀起阵阵的涟漪,他们打蓝球、岀海钓鱼,露出久违的笑容,虽然是精神病人,他们也有快乐的权利,而不是被规则和权威所摆布。

苹果姐刚搬了新家不久,是我给找的房子。

所以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将此片命名为007之飞越疯人院。以下是我对剧情的解读。

这是现实版的飞越疯人院故事。贵阳贵航300医院发布声明称,大年初三,医院精神科主任杨绍雷和4名医师、7名护士未履行手续集体离岗;而科室65名患者中,有64名患者也在未办理出院(离院)手续的情况下,被该科室主任带离。

 
由此我想到2件事,一件是我之前工作的时候,曾经跟单位的领导发生言语的冲突,这是这么多年我唯一的一次反抗权威,在那之后就开始停薪留职。我是一个很惧怕权威的人,因为我生长的家庭中有一个威严的父亲。

一天夜里,苹果给我打电话说她家里闹鬼。

在现实中,007已经因为年岁过高,在一次机密任务中不幸失手,在反动派的残酷折磨之下患上了精神分裂症。虽然他被救了回来,但已经无法再继续工作,只好被关进了精神病疗养院。

现实版飞越疯人院,动静闹得如此之大,原因有二:一是医疗系统相对而言人员流动不畅,集体跳槽事件较少;二是带着患者一起跳槽,就像带着客户资源跳槽一般,在道德上似有不妥。不妨逐一来谈。

 
另一件事是孩子上的学校,因为雾霾很重,家长们想自己集资为教室买空气净化器,但是被学校以各种理由拒绝了,因为各种的条条框框,连这么简单的好事也不能得以实现。

我说大姐,都这个点了,还让不让人睡呀,不要开这种玩笑了。

但007不甘心,他不能接受自己被击垮的事实。他想尽一切办法想继续精忠报国,但摆在他面前最大的敌人,就是他自己——那个因被折磨而产生的另外一个人格。

先说医疗系统人员流动问题。越是人员流动顺畅的行业,越是竞争激烈的同时,也越是有发展活力。比如互联网行业,人们从来不觉得跳槽是个职业污点,相反,从来不想另谋高就或者自己创业的人,往往都不是行业中的真正人才。

   
我们从小被教育听话、懂事、守规矩,牺牲自己的个人需求去迎合他人,磨灭自己的个性以适应社会,象那群精神病人一样安于体制的管束,或者象酋长那样虽有强壮的身躯却不敢发声,装聋作哑。

苹果说真的,我现在怕极了,你能不能过来陪陪我。

那个人格仇视军情六处,仇视国家,觉得自己只是国家的工具。并想要疯狂地报复社会。

医疗系统要搞活,就要让医疗人才可以自由流动,就要放开医生多点执业,通过市场激励的方式让医生都去钻研医术,而不是想办法搞关系进入一个大医院混日子。

  ‘fuck the
regulation’,我又想起巜海上钢琴师》中td1900的聲音,当船长告訴他私自來到高級区并且弹鋼琴是违規的,他清脆的童音让我为之叫好,他沒有父母,当然也沒有來自父母的那一套規則,在船上,在他的音樂中,他是自由的,所以他拒絕下船,即使為了他的初戀情人,即使失去生命—自由诚可貴,愛情价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我说,姐,你是女的,我是男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怕……

007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如果不能战胜自己那疯狂的另一半,后果将不堪设想……

贵航贵阳医院在声明中强调,要冻结杨绍雷等相关人员人事关系,包括薪酬及执业变更等。这事实上,或许正是杨绍雷医生及其团队,选择以过激方式集体跳槽的原因所在,因为借由正规途径心平气和地离开根本做不到。

    想要突破傳統的束縛,走一条少有人走的路,這需要勇氣和力量。

苹果说,我相信你。

剧情的开头是一场追逐戏,有一个存着所有秘密特工名单的硬盘被抢走了,007奉命去追回硬盘。双方从闹市追到小巷,从房顶又追到火车上,007靠着从蓝翔学到的过硬的挖掘机驾驶技术,追上了犯罪分子,并打成一团。关键时刻,史上最废柴邦女郎拿着狙击枪赶到,问要不要开枪,M首长为了不让艳照外泄,残酷地下达了发射的命令。于是007就被打中了掉进了河里。

不同意辞职、不同意流转人事档案、不同意变更医师执业注册点、扣留医生执业证书、不同意增加多点执业医院、需向医院支付巨额离职补偿金,凡此种种,几成常态。若非如此,也就不需要这般飞越疯人院了。

 

我说姐,别闹了,好好睡吧,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呢。

虽然我们都知道007不可能死,但是为了让悬念再持续3分钟,导演为我们准备了一首片头曲。

再说医生带着患者跳槽。这个在道德上,放在任何行业,确乎有些不妥。因为,你直接带走的是医院的生意,就像做销售的,带着客户资源直接跳槽到竞争对手那里。但是,道德这个东西,最好只用来克己,评价公共事件和他人,最应该讲的不是道德,而是法规。

苹果嘤嘤的哭了起来,那声音听起来有点缥缈,不像平时果姐的声音。

片头曲过,我们惊奇地发现007还活着,原来那是死海,里面含有丰富的盐分和微量元素,给007伤口消毒的同时,还让他安全地飘到了一个有大胸裸妹子和酒吧的仙境。

也就是说,医生带着患者跳槽是否违法?首先,要看医院和医生签的合同里,是否有竞业禁止条款。如果有,那就按合同来,该怎么赔怎么赔;如果没有,对不起,扯不上道德的大旗。

我怕了你了好吧,我说,我这就去。谁让你是我果姐呢。

而敌人得到了硬盘,并突破了军情六处的安全系统,入侵了M夫人的电脑,破译了特工名单,开始每天处决5个,并把军情六处炸掉了。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要看转院行为是否获得患者及其家属的知情同意。这么多的患者集体转院,很难想象是在家属不知情不同意情况下的医生私自胡作非为。恰恰相反,患者愿意跟随医生换个医院,一方面可能的确是另一家医院的环境和条件更好,另一方面也说明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医生,而不是医院。

大半夜的,我穿好衣服,洗了把脸,出门、下楼。看着明晃晃的路灯,心里糟糟的。苹果也真是的,新房都住了个把星期了,什么事也没有,今天怎么了,平常大大咧咧的一姑娘,现在哭哭啼啼的,真的有点蹊跷呢。

这种“机密硬盘轻易地被一个人夺走”的设定如此之诡异,让人无法去指责陈冠希把电脑送修的不谨慎行为。而实际上,这都是007大脑中想象的情节,是他向自己的另一重人格发动战争的号角。在幻想中,007又一次成为了军情六处的中流砥柱,成为了那个解救了无数危机,力挽狂澜的无敌角色。

谁说医患关系只有不和谐,现实版飞越疯人院,就是一幅医患和谐的画面。能够获得患者及其家属认可的医生,大抵不会是一个十足的混蛋。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更愿意站在跳槽医生这一边的原因。

想必再汉子的女生都有柔弱胆小的一面吧。想到这,我自己都笑了,果姐在我这里从来都是罩着我的大姐大,记得刚进公司那会儿,我什么都不懂,有几个前辈挤兑我欺负我,都是苹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出头护着我为我伸张正义。

情节设置如此不科学,军情六处爆炸之后,竟然没有人因此而下台,也没有官员被问责!M首长也没有多配个保镖。但如果说这都是邦德的幻想,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现实版飞越疯人院,飞越的是僵化的人员流通体制。因为所谓规矩僵硬一片,所以只能略显疯狂。不要一厢情愿地设想,医生原本可以怎样怎样,而不必这样这样。你以为人家傻,其实只是自己不懂而已。

所以,我一直喊她果姐,实际上她也就比我大了几个月而已。

007从疯人院中逃了出去,去了M夫人家里,小小的精神病院根本困不住这个骁勇的特工。自从精神分裂后,他隔三差五都要逃出疯人院去M夫人家找活干。所以M夫人看到007后一点也没诧异,都习惯了。

医生的自由流动自由执业,不仅会促进行业的良性竞争,给医生带来更多的收入,也会给患者带来更多的好处。医改真正的着力点,也许不是作为既得利益组织的医院系统,而是作为未得利益个体的医护人员,激发他们的最大能动性,给予他们更多的选择自由和改变空间。

我等了好久,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对于007的精神分裂,M夫人是十分痛心的,毕竟是自己手下最得力的特工,所以看到007跟她说要继续执行任务的时候,尽管知道007已经精神分裂,但M夫人仍然交给了他一个莫须有的mission
impossible。那就是找到炸毁军情六处的凶手。

如果要问这件事对我们有什么启发,那我们得想想,自己是否也正困在一座疯人院里?有没有飞越的可能?只要成本可控可承担,疯狂一把也无妨。

上车师傅也没问我去哪就开始开车,我有点纳闷,主动说:迎宾北路海河小区。

看过《禁闭岛》的影迷都知道,陪着精神病演戏也是一种治疗的办法。这就是M夫人对007的爱。

文/舒圣祥(微信公众号:书生香评)

平常从我家到苹果住的地方,坐出租大概要二十五分钟左右,就算夜里车少人稀路阔,也不至于十分钟就到了吧,这速度快的有点超自然,我也没多想。

大家都陪着007演戏,将他带到了一个地下通道里,骗他说这里是新的基地,(007坚信旧的军情六处被炸掉了)并假装给他做了一套测试,让他重新持枪上岗。

新浪微博:@舒圣祥Shu

我付了钱,接过他找的零钱,看都没看装进口袋下了车。徒步走到苹果住的民宿楼下,看着黑不隆通的楼道,我跺了下脚,声控灯想必是坏掉了,没有亮,我打开手机手电筒后慢步上楼,边走边给苹果打电话,过了好久苹果才接电话,第一句话就是骂我,你个混蛋,大半夜不睡觉,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007很高兴,就跑到厕所里,从身体里挖出了一些子弹的残骸。看过《美丽心灵》的影迷都知道,那个精神分裂的数学家约翰纳什就是这样从自己体内挖芯片的。本片明显是在向《美丽心灵》致敬,同时暗示了007的精神分裂症状。

优酷自频道:书生香评,欢迎免费观看。

我一下子就急眼了,不过还是没有发作,我站在楼梯拐角那儿,压着声音问她,不是你打电话哭着求我过来陪你的吗,果姐,你玩我呢?

实验室将007挖出的“子弹残骸”检测了一手,发现世界上有三个人可以使用这种子弹。这个情节可以这样解释:1、这三个杀手非常诚实,给军情六处发短信说自己要使用这种子弹,欢迎将他们的信息记录在案。2、007精神分裂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苹果嘴里含混不清的说着,鬼才给你打电话了嘞,老娘睡得正舒服呢,你丫的给我的春梦都打断了,我的金城武……

很明显第二种解释说得通。

我说,果姐,你逗我的吧,我明明是接到你的电话才过来的,大半夜的你可不能这样耍我呀。

然后007就出发去上海追杀那杀手了(英国精神医生认为中国超高的PM2.5有助于以毒攻毒治疗疾病)。经过一番跟踪打斗,007把杀手干掉了,杀手没有吐露是谁雇佣了他,但007发现了一枚刻着澳门赌场的赌币。就又出发去了澳门。

姐什么时候耍过你,果姐清醒了些,郑重其事的问我。也是的,果姐虽然汉子,但是办事很靠谱,从来不开没有边界的玩笑。我说,难道是我做梦?

而实际上,这场打斗并不存在,或者说,只存在于007的想象之中。他可能喝醉了跟保安打了一架,或者闯黄灯被交警揍了。然后就幻想成了上面的情节。

果姐说,既然你都来了,那我就暂且收留你吧。我说你别挂电话,出来接我吧,我就在你家楼梯道拐角处,你开门出来就能看到我。

导演给了我们非常明确的暗示,那就是迷离的上海夜景——中国房地产的虚假繁荣,还有飘渺的水母,都说明007喝大了,想象了一些虚假的事情。

我听着电话那头果姐窸窸窣窣的穿衣服,脚步声,开门声,我抬头向上看,却没有看到果姐的身影。

下面就突然又来到了澳门赌场,医院不放心,派了一个小护士跟着007监视他的精神状况。就是那小黑妹子,这可以解释为啥她用刀用的那么好,因为做手术护士要备皮,刮毛。而007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搭档特工。

你在哪呢,我没瞅见你呀。果姐问我。我说,我也没看见你,你在哪呢?

007虽然精神分裂了但泡妞本领还在,一下子就勾搭到了大反派的女人。女人说,大反派很可怕,你要来救我。

果姐生气了,傻逼,你玩我,明天看我不治伤你,说着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应该说女人是男人最好的良药,歌德在浮士德里曾提到,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向上。

我看着明亮的手机屏,后背上的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大脑一片空白。

而在片中,和女人在船上约完炮,007终于有了勇气去面对自己的另一层黑暗的人格。于是我们看到了以下的情节,007和女人从容地被一群小弟捆住,来到了一个荒芜的小岛去见大反派。

我转身飞快的跑着下了楼。

这里的隐喻应该说是很明显的,每个人的内心都是一座孤岛。我看到这里情不自禁的鼓起掌为007的勇气喝彩。

刚出楼梯口,楼道里的声控灯奇迹般的亮了。

这座孤岛是一座废弃的城市,女人说,是大反派散布了毒气泄露的消息,这里人都跑光了,他自己就占领了这座城市。我们都知道这不可能,按照惯例来讲,出了环境事故要等到很久直到瞒不住了官方才会发布消息,而广大网民会在网上讨论:官方辟谣了,我们信还是不信啊?

我看见路边停着一辆出租车,二话没说就上了车,师傅,迎宾路南路河海小区,快走,快走。

那007幻想中的这座空城是哪里来的呢。据推测,英美间谍卫星曾在中国发现大量不明建筑物,007奉命去来侦察,结果发现是房地产畸形发展资金链断裂后留下的大片大片的鬼城。007在鬼城中饿了三天三夜,又睡在马路上被城管打,从此落下精神分裂的病根,此为前话不表。

司机一声不吭开始开车,我满脸的汗不停地往下淌,我想透过后视镜看清司机的脸,但是什么也没看到,只是一片黑。

大反终于出来了,背景是一大排机房,大反派当着007的面熟练地进行了盗Q币,翻墙,google
earth等高端操作。很明显007没有被震撼。大反派——007的黑暗面人格,说:国家就把我们当工具,干脆我们自立门户吧,QQ秀一天换几套都行。007的光明人格说,滚粗,上新闻联播才是正经事。

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我大喊,停车,停车,我要下车。

这时候好多直升飞机飞到了,大反派束手就擒。007从兜里掏出一枚阿笠博士发明的徽章说:真相只有一个!哦操写错了那是名侦探柯南,007说,这是跟踪器——制作by
Mr Q。

车停了下来,我推开车门跑了出去,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飞奔起来,后面出租车不紧不慢的跟着我,我拼命地跑,无论如何就是甩不掉它,他也不超过我,也不撞我,就是如影随形的跟着我。

很明显,看上去乳臭未干Mr Q
只是军情六处临时工,暑假期间来实习打工的,但用来忽悠精神分裂的007也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我连回头看的时间都没有,只是拼了命的朝着公司的方向跑,我心里想的一切就是,天赶快亮,天赶快亮……

请问各位朋友,在一个核弹神九满天飞的年代,作为最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尖端特工,身上的装备只有名侦探柯南的水准,还没有柯南的强力球鞋和蝴蝶结变声器,这科学吗?

天亮了,身后的出租车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我停在了公司大厦的门口,来来往往上班的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浑身湿透,神色惊慌,脸色惨白。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007精神分裂了,在和自己的邪恶人格做斗争。

我躲在角落里,等着果姐来上班。

大反派被抓了,但很明显剧情还没有结束。在检测大反派电脑的时候,因为没有装360安全卫士和免费杀毒软件,整个军情六处的系统又被黑了,大反派又逃之夭夭。

果姐如期而至,我悄悄的从后面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拽进了角落,她吓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好多人都朝角落看过来,我懒得理会这些,果姐看到是我就说,大早上的你怎么这么一副模样啊。

其实现实中是这样的。007在幻想中抓住了大反派之后,精神分裂的症状好转,医生放松了警惕就减少了艾司西酞普兰片的用量,于是症状又反复了。

我说,你别说话,听我说。我把昨夜的事情经过跟她讲了一遍,果姐吃惊地看着我,摸摸我的脑门儿。她说,你没病吧,看你的脸色这么差。

然后007又去追大反派——自己的另一重人格。挤了一号线又挤法院,大反派还是逃走了。

我说,你才有病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这时候!情节终于向标题靠拢了!天幕杀机!天幕!不是臭氧层要爆炸,反导弹系统失效,陨石坠落那么严重!!而是007小时候家的名字。

果姐说,她昨晚睡得跟死猪一样,压根就没给我打电话,也没有接到我的电话,更不要说开门接我了。

幸好007不住大城市铁岭莲花村赤水沟子。不然这部片就叫007大破莲花村赤水沟子危机。

我不信。我说,你别和我闹了,我昨晚在街上被出租车跑了一夜。

因为精神科医生说精神分裂症状来自于童年创伤,要从娃娃开始治。医生又说情景再现是治疗精神分裂妄想的有效途径之一。所以我们明白了为啥007开始用上了十几年前的战车和工具。一切都是军情六处为了治疗他的精神分裂而做出的不懈努力。

她说,谁和你闹了,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看我的通话记录。

M夫人陪着007就回到了家乡,007用煤气罐炸掉了自己家,和大反派又一次进行了殊死搏斗并且赢了。这场战斗虽然没啥悬念,但是作为007心理斗争的写实化描述,还是合格了的。

果姐的手机里确实没有任何通话记录。

我们无法解释大反派带了一个直升机的人也没干掉007,不明白他和007之间浓浓的基情,也无法理解为啥在杀人之前总要很多废话以至于让007一次又一次地原地满血复活。

我看着她认真的样子不像骗我。我立马去找自己的手机想要查看一下通话记录,可是怎么也找不到我的手机了。

除了007精神分裂在做治疗之外,再没有别的原因了。

果姐拍拍我的肩膀说,我帮你请个假,你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说完,转身走了。

所以,本片讲述了英国著名特工007与精神分裂症不懈斗争并最终获胜的故事,体现了英国人浓浓的人文关怀和沉重的历史积淀。

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我家里闹鬼,我家里闹鬼……

 
分割线

我没敢回家,我行尸走肉般的在街上晃荡,突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我的旁边,司机从车里下来朝我走了过来,我仔细看着那辆出租车,难不成是我昨晚坐的那辆。

有细心的网友发现,在片头曲中也出现了暗示精神分裂的镜头,赞一个,导演果然和李安一样深谙被解读的乐趣,留下了很多伏笔和彩蛋

司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哥们,你的手机,昨晚落在我车里了,对了手机欠费了,还有15块钱的车钱你还没给我。

我接过手机看了看,确实是我的,我有点恍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机大哥说,昨天晚上我停在路边准备抽完最后一口烟回家睡觉,刚好看到你慌慌忙忙的就钻进了车里,我还没问你去哪儿,你就说迎宾路南路河海小区。

我想这不就是嘛,这哥们是怎么了,这么急的催着我去一个自己在的地方,梦游吧。我想随便拉着你转一圈,再把你送回来得了,这样还能挣一笔呢。

谁知道,刚走没多久,你就要下车,我以为你从梦游里醒了过来,就停了车。你一下车就开始玩命的跑,我当时愣了,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了。

刚好我听见了后座上有动静,是你落在车里的手机在响,我伸手够到后看了一眼是“果姐”来电,我想肯定是你家人找你的,就一边开车追着你一边接听了电话,我把事情给电话里的女孩儿说了,女孩说让我跟着你,别让你跑丢了,她这就出来找你,钱的事她来付,不会让我吃亏的,我想有钱就行反正抽了烟,经你这么一闹又来了精神,就跟着你呗。

我们一直没挂电话保持着通讯,我就一直不紧不慢地跟着你,怕你出事了,你这小子好身体呀,跑的比刘翔都快,头都不回的撒丫子的跑,我就一直跟着你,到金珠大厦时,天都亮了,我看你跑不动了,停了下来,就给你果姐汇报了一下你的情况,你果姐说她马上就到了,让我先离开,等一会儿她会通知我该怎么做,我就调头离开了。

刚才我接到你果姐的指示让我跟着你把手机还给你。

我听完司机大哥的叙述,一下子瘫软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司机大哥看着我的熊样,茫然失措,说了句: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我哭笑不得,从口袋里摸出张纸币给了司机师傅,师傅接过去一看,破口大骂起来,你有病吧。

我看了一眼纸币,原来是一张一亿元的冥币。

我想了想这纸币是我第一次坐的那个出租车司机找给我的。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果姐打来的,我接听,果姐呵呵的笑着说,今天有没有被我治伤呀?

我问,你到底是谁?

她说,你猜。

我挂断电话,上了出租车,我对司机师傅说,金珠大厦。司机看看我说,兄弟,你到底怎么了,我说,快走,快走,马上给你五百。

他没再说啥,开车把我送到了金珠大厦,大厦门口许多人都在那里站着,像是在迎接谁,我下车,看见果姐朝我走了过来。

果姐给了司机师傅五百块人民币,司机师傅谢过后开车离开了。

果姐神色凝重的看着我说,137号病人,你的旅程到此结束。

说着她在我身上插了一针,我迷迷糊糊将要晕倒之际看到了大厦的楼体上方写着几个红色的大字:金珠市海河区精神病医院

下面还有一排小字:地址迎宾北路   电话:*******
 正是果姐的手机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