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时候,女友忽然打来电话,在电话里苦的稀里哗啦的。在电话里安慰了大约十分钟,才知道原来她是看了一个叫《忠犬八公的故事》的电影。晚上陪女友自习的时候一直在想,看一部动物片都能哭成这样,俩眼圈肿的跟鸡蛋似得,要么是看电影的人超级大傻逼要么电影超级大牛逼。我女友当然不傻,所以肯定是这电影太牛逼。晚上回去便找来影片决定一看,作为一名感情极端丰富者,加上女友之前的剧透,从小犬Hitch叼起棒球开始,我的泪腺就达到阈值,之后鼻涕与眼泪齐飞。

       我一直在想着“邂逅”这个词,竟然默默想起好多,脑海里竟是路边报纸摊的老太太,咖啡店的店员,管大门的前台大伯,超市那些打工的姑娘……想起这些会唏嘘落泪。
      我喜欢对着他们笑,尽管我们都不知道彼此的名字身份,一切的一切。可是人就是这样奇妙的动物,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就可以亲近或疏远。现在他们都远离了我的生活,人生就是这样,匆匆忙忙从这个站到那个站,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从这个眼神到那个眼神。当一切归位于一种固有的模式,那么空虚寂寞就被无限放大。记忆中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一次失眠,会安静地听远处火车的声响,水龙头的滴水声,手表发条声,甚至深夜邻居家的争吵。我们永远无法判定这个世界的好坏,有时候它很亲切美好,有时候却一瞬间坍塌溃败。面对很多社会现象总需要定力和勇气。超市的姑娘会和我说她坎坷的身世,可能是相仿的年纪和出于信任,我很愿意倾听这些,它们让我知道在美好的笑容背后,有无数叹息,有纡回,有暗调子。我们感觉到迷失的时候,其实已经迷失好久了。
    切回电影,男女,一明星,一人妻,彼此对于熟识的生活模式感觉到厌倦无奈,对于完全陌生迥异的文化更是无所适从,可是他们在努力适应了。斯嘉丽不施粉黛,肉肉地带着迷人温婉的笑容静静地抽烟,亲切得好似路人却又能一眼看到。让人不由想起身边每个放松快乐迷茫内向不修边幅的姑娘。这里没有斯嘉丽,没有尤物,只有处于路中央的女生,她得选择一条路,一口气走完。而这里的爱情很淡,像一杯水。表面上最平静,最单纯,实则夹杂了很多,包容了很多。这里看到的仿佛是情感的其他选项,不再是索取和付出,争执和比较,复仇和背叛,只是两个有同样困扰的陌生人,彼此的精神寄托,这很柏拉图式。它让你知道,有人和你一样,站在甲板边缘,犹豫着,迟疑着,却绝不会跳下去。于是在末端,他们笑了。知道彼此的存在,也把这种存在扎根于心里。
    世界上有多少如此的一面之缘,认识不久的朋友,我们在车站告别,谁都知道也许是最后一面,但是我们努力微笑着,我们把祝福化作这种最终极意义的存在感留在彼此记忆里。我们有着很微弱的约定,那些约定的开头是“如果”。可是每个决定的开头不都是“如果”么?我们记着那个笑,记得这个命运的约定,就够了。

那天我遇见了你,在那扇橱窗前,你很专注的看着我,然后微笑。阳光忽然就洒了下来。然后你慢慢走向我,我慌乱的看了一下四周,是的,你是在走向我而不是别的任何。然后你靠近我,问我:“一起喝个咖啡吗?”我开始微笑,和你一起融入这阳光中。

命运就像一条条的线,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延伸,那一刻相遇了便是一场交割,那一瞬你可能变成了我,而我变成了你,并走在你该去的方向…

 

然而我忘记了你还有你的爱人,我没去管那么多,欢快的爱了,盲目而不计后果的爱着。后来我们想要更多,却给不起了。

日子平凡每天都是一个模样,他在上下班的路上,那个街口,那个地方,那么相同的等待…

这是一部美国片,完全翻版自1987年一部日本电影《忠犬八公物语》,内容讲述同样的内容:一名老人收留一只幼年秋田犬,和它共同生活,小犬每天都会在火车站等老人下班。之后老人不幸去世,小犬依然每日按时在火车站门口等待老人归来,风雪暴雨无阻,直到十年后变成一条老狗,步履艰难,最后在等待中死去在火车站的门口。片子节奏缓慢,配乐温暖,倒叙、慢镜、长镜头,像一部日本纪录片一样,带着东方人特有的厚重。

爱情是一颗水果硬糖,一颗吃完总盼着下一颗。

熙熙攘攘的人群随着公车的到站涌动…

 

我有幸被你们深爱过,也同样深爱过你们。可是糖总有吃完的时候,就像爱情总有落幕。

人在其中,随波逐流…

看了一下,该片在豆瓣的评分是9.1的高分,在时光是9.2的高分,在IMDB上也超过了8分,不得不说,这是一部几乎感动了所有人的片子。故事的主题无外乎是忠义与爱,属于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价值观。每个人都司空见惯,耳朵生茧。可偏偏一只狗的诠释,却感动了全世界。

下一站,平阳路口…公车生硬的发出听着和顺的声音,一路上的他都是沉默的,车外的光透过窗落在他身上,满满一车的人同他一样,一样沉默,如同雕像。

 

当公车再次打开大门是,他被挤出了大门,人群散去,只是他有点迷糊,整个人站在街口看着周围,张望着,仿佛没有看见过一样。

十年,对于人类已算很长,对于狗更是一生。当你唱着十年后情人难免变为朋友,朋友难免变为炮友的时候,一只秋田犬却在用一生守候着“朋友”的定义。梁山匪帮有忠义堂,也不过是为了聚在一起喝酒吃肉搞女人。人类社会给忠义加了太多的羁绊,忠义愈发变得渺远而难做到。这只小犬帮你回归到儿时的简单,你对我好,我对你忠义,甚至不需要有“好”的交易,我记得你我相遇的那一刻,我便愿意用一生守候这份遇到的缘分。缘分是个很微妙的东西,前世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一次擦肩,我们既然相遇,那上辈子不是得回眸到脖子抽筋?人类偏偏知道缘分的珍贵,却总常常不去珍惜。当你因为利益欺骗你的好友时,你告诉自己这叫善意的谎言;当你因为私事未能屡约时,你告诉自己这叫身不由己;当你因为繁芜的生活压力忘记你的初恋忘记你的发小忘记曾陪你走过青春的哥们时,你告诉自己这叫生活所迫……是啊,人类有太多借口,所以人类会失去太多美好。可是,对于狗不一样,你便是它的全部。为了这一份全部,它愿意用一生去守候。就这样,人类做不到,所以人类只能看着狗狗,假借感动的名义抹眼泪。这些眼泪,两分为了这只叫“小八”的狗狗,八分为了自己失去的叫做“忠义”的最原始的情感。

唔嘟嘟…公车走了…

 

他才从迷糊中反映过来,“喂…我下错站了…”

只因相遇,便愿爱你。只因爱你,便愿等待。只因等待,便愿耗尽此生。这种情感,谁能不掉眼泪?

赶忙跑了好几步,公车已经越来越远了…

 

他整个人气喘吁吁的站在路上…

有人说,这种情感,常常批量出现在电影、小说、诗歌、神话等艺术作品中,放进现实社会,便显得够假够二。现实社会,哪有那么多梁祝化蝶翩翩舞,哪有那么多铁达尼克海洋心,哪有那么多人狗情未了。现实社会中,你还真能一相遇便等十年,你不是脑壳被板砖拍了,就是二到摧枯拉朽的境界了。其实,我们人类的情感中,有一种是这样的,那就是爱。亲情、爱情,均是爱——当忠义不因那些交易利益准则条款而生,便可以像这条狗一样在等待中实现。你爱一个人,便应该愿意为他(她)付出全部。你爸你妈你妻子爱你就从不要求回报,这种爱,便值得你永远等待。也没见哪个傻逼自己爸爸死了,没几年就逮别人叫爹的。倒是夫妻一方去世了,有改嫁的情况,这只是爱的形式变了,爱的感觉是没变的。改嫁了,哪怕出家了,和旧爱第一次相遇,每一次相拥,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瞬间,这些感觉,依然会化为你生命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像电影胶片一样,时不时在你脑海中一帧帧回放。你只是不承认你在等待而已。人要活得像个人,就要掩饰自己的情感。除了褪去灵长类的毛发直立行走外,我们还得多点什么,才像个人像个社会人。可是,一条狗,就可以撕破你所有的掩饰和伪装,让你最原始的情感诉求显露无疑。说了这么多,不为了控诉什么社会中繁琐的准则条框限制了天性,也不为了帮谁凭吊什么最美的爱情,我只想说,人类拥有的远比一条狗多,可是这么多东西,却无法让人类满足,而且,人类失去的东西,更是一条狗无法思考的。人们看电影的时候,在想狗狗多可怜啊,在思考天天在火车站等一个死人值得吗的时候,或许小犬正在每一次等待中幸福地继续等待。所以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说不定狗也在发笑。

有些无奈,然后就是苦笑…

 

澳门24登录手机版,安静的街道里,传出优美的曲子。

起码最后狗狗可以和他的主人相逢了,为了最初的相遇,用死亡再次相遇,也未必可悲。

他有些吃惊,随后有些痴。

 

曲子很好听,把整个城市变的空荡荡的。

—————————————————————————

他探着脑袋寻找那声音…

               以下与电影无关

那是一个女孩,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街角吹口琴,她不漂亮,脸色也不是很好。

—————————————————————————

此刻他静静的听着女孩的口琴…

我超级喜欢狗,而且所有的狗在我眼里没有美丑,只要是狗,我都克制不住的喜欢。甚至于街边肮脏无比的流浪狗,我都忍不住想去摸摸它。即便儿时被路边一只大狼狗袭击过(咬破了我的校服裤子),我对狗依然从没有过心理障碍。

女孩身无分文,也没有人知道她身无分文。

 

他羡慕她,觉得她是自由的,或者用一个词说是潇洒。

小时家里住平房有院子,养过好几次狗,有土狗,也有品种狗。我妈说,在我出生前,家里养过一只酷似狐狸的大狗,白色毛,品种不详,便是一只忠义好狗。我出生后,它就偎在我身边,无论我踢打拽咬踩,它都始终不生气,反倒我每次快从沙发边掉下来的时候,它都会把我顶回去。后来,这条狗不知吃了什么坏东西,就死去了。至今我对它已完全没有印象,也没留下任何照片,但我还是会始终记得家里有过这样一条狗,而且乐衷与给别人讲这条狗的事迹。后来养过无数小型犬,感觉小型犬的灵性比大狗差了很多。后来,家里搬进楼房,期间就养过一只小鹿犬,也不到半年因为搬家送人,之后再没养过狗。

虽然他自己也是自由的,但是这种自由,理论上存在,实际上他觉得没有。因为每天工作时他都是提心吊胆的,所有人都说,这是压力…

 

他问过自己,“工作”是什么?回答,是你必须达到要求…

我爸也是爱狗之人,或者说他热爱一切小动物。有次下班回家路上,捡到一只麻雀,愣是跑去商店买来一只鸟笼养着,一到下班就忙不迭跑回家和小鸟逗玩,最后麻雀死掉,我爸还怅然若失了好久。我爸说,但凡爱狗的人,都是好人,也是值得交的善人。我一直信奉这句话,只是要增补一个括弧,狗贩子除外。

工作不是轻松,总是有有很多必须完成任务。

 

此刻他听着口琴声…

大二时,租住在学校外面。学长要出门,就把他的萨摩耶托我照料。其实也就照看了两天,女友便时刻念叨这只叫做“仔仔”的大狗。其实每次他念叨要养狗,我都觉得十分欣慰,说明我女友是个善良的人。但我们最近几年还是不会养狗的。马上面临毕业,要找工作,或许还要换个城市奋斗,漂泊不定,狗若跟了我,定不能长久相处。既然无法保证永远爱它,就不要轻易和它解下情谊,不然到了因为工作种种不得不把狗狗送人的时候,没准它也会跑去某个地方日日等待你。每一只狗,都可能是忠义小八。所以,养之前还是三思。

她演奏…

 

他感觉天地之间这声音无拘无束…

领养狗的第一天,就是是一份承诺。其实,爱情也是这个道理。每每我讲出这些时,女友总是会报以理解的笑容。养狗的事,就到工作稳定之后再说吧。

而她的感觉,是悲凉…

她觉得自己活的很狼狈,因为那一刻她不能果腹,她很饿……

有了工作可以生活却没了自由,有了自由却没了生活…他这样感叹着。

他在她面前放了十块钱…

“你什么意思…”她很生气…

他瞬间窘迫在那里,捡回那十块钱,“对不起,对不起…”

“能借我点钱吗?”她看着他。

他有点蒙,不知所措。

说着女孩拿出一张纸,沙沙沙,写了一行字,给了他,然后强走他手里的十块钱…

他郁闷的接过那张纸,上面写着“我林珊借十块钱,改日一定奉还,然后是女孩的电话,后面还加了一句债主谨记。”

还真是潇洒啊…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他深深的佩服了一把,他觉得自己打死都不会这样潇洒。

他叫林青。

不过他没有再来,也没有给女孩打电话,那天回家的路上他出车祸了…

他倒在血泊里,她的借条也随着鲜血的覆盖,没有留下一个字。

那天撞他的青年,极其张扬的推开车门,对着林青,很不爽的竖起中指…那个青年一脚踩在借条上,结果欠条占在鞋上,被带走了。

一切都像一场故意的伤害,

林青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被伤害…

他不得不离开了公司…

在家他成了一个等死的残疾人。

警察去查肇事者的时候,对方直接扔过来三百万,并且及其不爽的说了句“不用找了……”

那个肇事者叫,王革……

……

林珊一直在等林青的电话,当然林青是没有机会打的,于是她感觉自己被施舍了,于是懊恼,“我应该要那个狂妄家伙的电话的。”

林珊喜欢音乐,是头大无脑的一类人,她想傻傻的追求梦想,却被梦想抛弃,她想成为一个诗人,但是这个时代诗人难活。

最后沦落成,身在异乡,好不容易回到家在的这个城市,却没有了钱,饿着肚子,不好活。

但是她不后悔,她觉得自己只有这样才证明自己单纯过。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过去了三年。她找到了一个好工作,父母嘴里的好工作,她在工作中不知不觉的麻木了……

一天,她开着车路过一个路口,那里有一个轮椅上的青年,他轻轻拉着一把小提琴,他的样子平静安详,仿佛他一直都在那里,曲子很平静,仿佛旷野里安静的风,似乎在等待什么……

林珊一瞬间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知不觉她听到一种哀伤的感觉,她多看了那个人一眼,而那个人似乎有所察觉一样的也看了她一眼。

接着曲子变了,声音开始激扬起来,隐约间她听出了一股疯狂。

她感觉那个人是个疯子。

绿灯亮起,她的车没有停留,刚才的一切在她的生活中没有半点涟漪。

她的车很快就开出了很远,只是……砰……

一声巨响,火光冲天,一辆残破的豪车跌飞进她左侧的视野里。

一个人摔在马路上,浑身是血……

这个人是王革……

林珊久久沉默,她蒙了。

很久以后似乎心有所无悟,她本能的回头去寻找那个坐轮椅拉琴人…

那个人不在了……

那天林开始珊突然变的恍惚起来,那个坐轮椅奇怪的人总是不知不觉出现在她的脑海中,这让她不能安心工作,她总是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一丝寒冷和哀伤。

所以她刻意了解了一下那次事故报道,新闻上配上了很多目击者的回忆,和警察的初步现场勘察,是沼气爆炸,有好几个市民说最近在这里隐约闻到了一股煤气的臭味。并且大胆的推测是下水道没有梳理好,让里面有了沼气,然后炸了。

又过了几天,她查了下新闻确实是下水道淤积的沼气爆炸了。

但是网上有网友,很直接的怀疑,说这么可能,是警察查不出来瞎找的借口吧。

也有人反驳,说是市里那些相关部门没有处理好下水道。

也有喜欢阴谋论的,说这是谋杀,因为听说下水道里发现了煤气灌……

少有人关心王革是否还活着……

……

林珊因为经历了那次事故之后,一直在做心绪不宁,仿佛心里总是有那琴声,最后她实在是受不了,她请假一个月的假,打算出去走走……

心有时候需要放空,林珊觉得这样能感觉到自由。

……

三年了,林青已经习惯了不能走的生活,他也忘掉了如何去笑,那天他看着王革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没有解恨的感觉,只是失落痛苦,他为这个哀伤。

他苦笑自己,觉得自己心太放不开了。

他迷茫了……

几天后,父亲高兴的带给他一张表,第六届残疾人人才艺大赛……

“爸,我不想去。”

“你那么喜欢拉小提琴,不去就浪费了,我听说,如果运气好的话,能找到工作……”

“爸,我…”

“我不是急得么,你这样下去可咋办啊……”

那天林青,心情很不好,他感觉到活着的压力。

就像当年工作一样,此刻的父母也希望他必须做到有工作。

仿佛不这样他就活不了。

他不懂为什么,他很累,他很自卑,很痛苦,后悔自己怎么还活着。

于是林青离家出走了……

留下的字条上写着“我没有办法忘掉过去,我没有办法乐观,我的心依然很乱,或许我不该活着。”

……

其实林青的心态本没有那么差,只是出事后的三年里,父母一直担忧,原本林青只是下身瘫痪,却在他们口中仿佛彻底完蛋一样,比如没有了工作,没法养活自己,比如没有人愿意嫁给一个残废,比如你整天呆在家里不说话怎么能行,应该出去求自己的同学或者以前的领导,找个活干……

这些话本身没有什么,只是太没有顾及林青的感受,甚至在林青还没出院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于是三年时光里林青越来越焦躁,什么都做不成,也越发的自卑和恨。他会拉小提琴,那三年为了平复自己的内心,他靠着拉琴压制着自己的痛苦,可是拉到痛哭也没有用。

他感觉痛苦。

如今他压制不住了,在王革出事之后,心里的恨没了,活着的动力瞬间就少了大半,他彻底奔溃了。

……

草原是最能让人感觉到宽广的地方,这点大海比不了,因为在大海面前人没法想在草原里一样那么自由,躺在草原上人会睡着,躺在大海里人会淹死,大海上人没有安全感。

林青在牧民那里用自己剩下的积蓄买了头牛,在牧民的帮助下把轮椅改装成了一辆牛车……

临走时牧民告诉林青,“这样的轮椅牛车在草原里走不远,走不下去了就回来。”

林青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

……

旷野里孤独的牛车,一声牛叫,一声驾。

夜里的风拍打着脸颊,他缩在自己的睡袋里,一个人想哭……

悲伤的人会迷路,林青很快就是失去了方向,草原深处,哪里都一样,他和他的牛相互依偎。

林青管这头牛叫做阿吉,是幸运的意思,他希望阿吉能幸运,自己已经不值得幸运了,所以陪伴自己的幸运,快乐。

“阿吉,看沙葱,尝尝”

林青在草原里已经迷失七天了,他带的吃的都已经消耗完了。

活着对于他来说其实不那么重要了,今天他打算最后一次把阿吉喂饱,然后赶它走……

一切很顺利,阿吉吃的饱饱的,窝在草地上,林青靠在牛背上,拉着他的琴,声音很轻,很温柔,仿佛母亲对孩子一样的温柔,曲子随着风渐渐飘远,是自由的,也是无拘无束的,此刻他感觉自己仿佛要解脱了……

林青解开阿吉身上的缰绳,阿吉开心的跑出去,大口吃着草地上的草。

林青拿着水壶,摇了摇,听着里面最后的水声,他掏出一个药瓶子,从里面抓起一把药片,豪爽的灌进嘴里里,对着天干了最后的水。

他躺在地上,想着自己就这样死了……

但是他却流着泪……

他是因为绝望才死的。

他的视野很快就模糊了,随后最后的意识也没有了。

他最后对自己说,“死了也挺好的。”

……

他世界一直是黑暗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感觉到了一道光……

然后听到了声音……

是口琴的声音,那个声音很平静,却有种飞在天上的感觉,很自由,无忧无虑的。

只是这个声音越来越模糊了,

林青急了,他挣扎着,想听清那个声音,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声音有些熟悉,让他渴望能一直听……

然后他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堆篝火旁,阿吉,正舔着他的脸,样子很焦急……

他的头很疼,全身无力,却还在是努力的拍了拍阿吉的脸,让它不要太担心。

篝火对面,一辆越野车上一个女孩坐在车顶,吹着口琴,高高的在那里,背后是满天的星光,仿佛故事里的画面,他看着她,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平静,仿佛看淡了一切。

那个女孩就是林珊。

林珊感觉到了林青的苏醒,很干练的跳下车和,样子很潇洒,仿佛小说里的侠女,有种说不出的出尘,她一个动作,世界的一切烦恼都成了陪衬,似乎那些烦恼本身就不重要了,她扔了一个东西,砸在林青身上,林青笨拙的抓住,那是自己的药瓶。

她捅了捅篝火,火焰里升腾起一片红色的火星,烟花似的,但是却悠悠的飘飞出火焰,消失在面前。

“活着能干很多事情的,这样死了,可惜吗?”

这是林珊和林青的第一句话……

林青只是忍着头痛苦笑了笑……

过了一会儿,林青问林珊,“我怎么没有死……”

“这药你买了多久了?”林珊没有回答反问林青。

“三年了,三年前,我就想死了……”

“然后你的药过期了……既然犹豫了这么久,就好好活着吧!”林珊笑着看着林青。

“原来如此啊”林青尴尬的笑了起来。

“活着吧,活着没那么糟糕,起码活着代表了你还能有机会做点什么想做的?”林珊劝着林青。

林青笑了笑,“能再听听你吹口琴吗?”

“那你还会自杀吗?”

林青犹豫了一下“不会了!”

“那好,听着……”女孩很大方,坐在林青旁边,继续吹起了自己的口琴……

林青很喜欢……

悠悠的曲子里,林青感觉到了莫大的自由和解脱。

他知道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但是不是那种要得到她的喜欢……

真是个潇洒的人啊……

林青在心里感叹着。

“我好像见过你”林珊突然看向林青。

林青,愣了一下,他仔细的看着林珊,隐约感觉有些眼熟。

“XX市发生过一场车祸,那天我好像见到了你”林珊看着林青。

林青看着林珊。

“那天你拉琴的感觉,很疯狂,充满了恨意”

“我那天突然很想死,你知道的,冲出去,就会有车撞我,我心里在挣扎,接着砰的一声,我愣在了那里”

林珊沉默了。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林青问。

“我叫林珊,怎么要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啊?”

林青没有感觉尴尬,而是反问道“不行吗?”

“不行,我不是为了你感谢我才救你的。”

“那我能交你这个朋友吗?”

“行…”

……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林珊望着篝火。

“我?!哈哈,养牛”。林青拍着阿吉的脸笑着回答着。

“那在这里养吧,草原里养牛最好了”。林珊说着。

“我也这么觉得的……”林青也望着篝火。

……

“牟……”

林珊走了,望着她的背影,林青感觉一阵的失落,他坐在轮椅上,为她拉起了琴。声音悠悠,像风一样伴着林珊,林珊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林青,林青一边拉一边笑。

林珊的脸上也灿烂的笑了起来,甩着胳膊给林青敬了礼,然后就哈哈的走了……

林青脸上的笑慢慢退去了,远远望着她消失,眼睛里清澈如水。

林珊心里则是有些苦笑,当发现让自己夜不能寐的琴声,是一个感到绝望的残疾人时,她感觉悲伤。

……

林青回家了,他和父母打了个招呼,一个人推着轮椅车,来到那天汽车被炸飞的十字路口,路已经恢复畅通了,已经完全看不见当天惨烈的事故。

警察到现在都认定那是一场意外,属于天灾人祸。

林青眼睛里带着遗憾,他拉起了琴,曲子带着忧伤。

那天前一天,他遇到王革,那是变的落魄的王革。

那天他一个人在公园里拉琴,有些醉的王革坐在他对面靠着树,安静的听。

王革早就不记得他了。王革夸林青拉的好,要打赏林青“我要给你小费,小费”

但是掏遍口袋却没有钱,最后他尴尬拿着银行卡,在林青面前晃了晃,“能刷卡吗?”

林青冷冷的看着王革“有钱很牛逼吗?”

王革愣了,接着他愤怒了,“你也嘲笑我破产了是吗?你也看不起我是吗?”

林青突然不知所措了,面前的仇人越发的让人可笑了,他冷着脸什么都没说。

他推着轮椅要走,只是轮椅刚走两步就被拉住了。

“能陪我聊聊吗?我给你钱。”王革看着林青。

林青注视着王革,没有半点表情。

王革没有在意林青的表情,他似乎很开心,“我要死了,你是我死前最后一个说话的人。

我喜欢一个人,她特漂亮,她对我特别好,我以为她喜欢我,我一直是这么以为的,但是她喜欢的是我的钱,哥们有钱无所谓,我有钱,我能用钱绑着她。

可是我破产了,她连多余的话都没说就走了,原来她真的不在乎我。

她说她喜欢烟花,最漂亮的烟花。所以我想变成烟花,给她看,哈哈…”

结果第二天林青看到了被炸上天的王革。

……

林珊又回到了她工作的城市,又每天辛苦的工作。她迷茫了。因为她刚刚开导过林青,说活着就还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此刻却发现自己要强迫自己忘记自己想做的事才能安心工作。

一段时间后。

林珊收到了林青的一封邮件,信里告诉她:他承包了一片草场,他每天跟阿吉一起放其他的牛,傍晚拉着自己的小提琴,吹着草原里的风,冷了就靠着阿吉的热背,草原里很安静,星星很多,如果她愿意就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